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贱虫】【RR贱×荷兰虫】A Simple Day(一发完)

*  只是记录了他们普通的一天而已,一个温馨的小故事。从质疑到信任,互相包容,大概是我理想中贱虫的相处模式吧 =^_^=作为第一篇欧美同人,有什么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大家不要大意的指出来!(虚心学习)我在这里快来勾搭我啊!                                

一起大力吸荷兰啊!
                                               1

当天暗下来的时候广场上的灯一盏接一盏的亮了。霓虹招牌与显示屏雪亮地光射丈余,照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十足的纽约夜色。

一辆不起眼的计程车停在巷口。韦德下了车,朝司机打了个响指表示感谢,接着走向摆在在路边的小吃摊:“墨西哥卷饼,多加辣酱。”

他今天的声音比起平常要显得低沉。也许是因为制服的缘故。本以为到了淡季他起码可以摆脱制服至少一个月以上,没想到这几天反而穿的更频繁了

“啊,死侍!”守摊的老人看了他一眼,嘟囔着收起报纸,“好久不见。怎么,又有生意上门了吗?”

没有,就是四处转转。”韦德说着,飞快的撇了一眼报纸,可惜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知道,我知道,这年头雇佣兵生意都不好。”老人显然自以为了解他的心理,已然把他当成了一个失业人士。

他把卷饼递给韦德,拿起报纸又恢复了原状。

韦德径自走进小巷,沿着生了锈的铁楼梯爬上去,一脚踹开顶楼的门。这老旧的大楼大概是俯瞰城市一隅的绝佳地点。他一屁股坐到天台上,盘算着时间。几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如果过了午夜他还不出现,那他只好打道回府。

可是今晚他的期待没有白费。大约十分钟后,纽约城上空突然出现一到纤细的身影,在林立的大厦间飞转,无数的光影仿佛都聚焦在他的身上。

韦德朝他挥手:“喂——蛛网头——”

男孩的动作一顿,手中的蛛丝立刻改变了方向,朝着他那边荡过来。接着蛛丝的力量猛地一跃,他稳稳的站在了韦德身旁。

“嘿!”是惊讶与兴奋的语气,表示他很高兴见到他。

“你怎么在这里?”他问。

“我?”韦德挠挠头,“刚刚路过咯。”

“去做什么任务吗?”男孩问,有很不放心地加了一句,“没有杀人吧?”

“没有,哪有的事!”雇佣兵下意识地把枪往身后藏了藏。

“我刚刚在巴斯特大厦找石头人玩儿,”男孩告诉他。“好香的卷饼,你还有吗?我饿了。”

“等一下。”韦德往楼下扔了几枚硬币,下面幽幽地传来一句“死侍我——去——你——妈——的” 。“行了,用你的小玩意儿把它黏上来吧。”

男孩用蛛丝吧卷饼从小吃摊上稳稳的吊了上来,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纸,但却再揭开面罩时犹豫了一会儿。韦德知道他对他仍然怀有相当的戒心。

事实上,他要是能对他敞开心扉,那才是件奇怪的事。韦德能够想象斯塔克捏着鼻子拿腔拿调的说“那家伙刚刚杀了第一百一十个人”,也知道即使不需要任何提醒,他那小蜘蛛脑袋里也明白他们的差距。

他们在任何一个方面都格格不入。

韦德难得的叹了口气。为了和男孩和平相处,他收起了自己的脾气,管住了所有脏 话。尽管这会使他的收入大为减色,但他确实已经很少“灭活”其他人了。除此之外,为的还要小心翼翼的控制住自己不要越界,做出什么非分的举动——他的男孩身边可是有着许多虎视眈眈的监护人,随时准备着要把它炸成粉末。

他偏头看了看男孩的侧脸,他到底还是把面罩掀开了一半,露出了嘴唇和下颚,侧影在城市的光线中显得专心致志。

他们离得那样近,他甚至能够看清楚他制服上的纹路,在黑暗中时隐时现。

“我靠近你的时候,蜘蛛反应会痛个不停。”有一次他告诉他。

韦德有些惊异。男孩用的是陈述式口吻,显得毫不在意。

“现在好些没?”他问他。

“噢,”男孩摸摸脑袋,“好多了只是有的时候——嘶!”

“怎么了?”

“刚刚那一下,好像痛得厉害。”男孩说。

“刚刚?因为我?”

“不是,好像是……”男孩说到一半顿住了,眼睛盯着城市的某处,“啊!他总算是出现了!”

“谁?”

“蝎子!”男孩猛地拉下面罩,“再见啦死侍,谢谢你的卷饼!”

“喂!等等我!”韦德大喊。可是男孩走的和来时一样快,一眨眼就不见了。

“喊有什么用,你又不会飞。”地摊上的老人幸灾乐祸的说 。韦德没空理他,抽出背后的两把长刀,暗骂一句,朝着高楼下那片黑暗一跃而下。

                                               2

彼得摊开住上的地图册,在威廉斯堡的位置上划了一个叉,写上“蝎子”。

这是他的打击罪犯笔记,正符合他的身份。自从他成为蜘蛛侠以来,好像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夹在作业、学校、梅婶婶中间的小英雄可一点也不好当。记得多少次他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回家,一开门就看见没婶婶一张吃惊的脸。

“又和布鲁克林的小混混打架了?”

他只能微笑,不敢说话。

接连几天持续打击罪犯导致彼得挂着两个大眼袋,搞得梅婶婶都以为他在熬夜打游戏。总好过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彼得想。

他无聊的摆弄着文具盒。盒盖里侧粘着一张小照片,是上次见面的时候死侍硬拉着他照的。在游乐园旁边的小屋里,旁边人来人往,他们两个的红色制服又这么显眼,他的脸都要被丢光了。

“不能吧面罩脱了吗?带着多没意思?”照相屋里死侍半开玩笑的说。

“做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一定不知道。”低低的笑声。照相屋里的空间太小了,他和他挤在一起简直喘不过气来。

彼此都只隔着薄薄的两层制服相贴着,他的蜘蛛感应叫的要疯了。

“你面罩下是什么表情?”他问他。

“我在笑啊。”他使劲挣脱他。“只是拍不出来而已。”

“所以叫你拿掉面罩啦。”

“我才不!要拿你拿掉。”

“那我拿掉咯?真的?”

空气像是突然安静了下来。半晌后韦德笑了两声“还是算了。怕吓着你。”

彼得盖上文具盒,瞄了一眼老师,也无心去记那些笔记。铅笔在纸上打着圈圈,他真以为他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

“你跟那个叫死侍的家伙走的很近嘛。”某一天他到大厦去的时候斯塔克说。

他有点窘:“你怎么知道?”

“不止我。报纸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斯塔克说,“孩子,你是不讨那些编辑们的喜欢,但也不要因此把自己的声誉搞得更差吧。”

“死侍不是坏人。”他说。

他那维护的口吻让斯塔克有些意外,“真的吗?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嗯…一个雇佣兵?”

“他的真名叫韦德 威尔逊,”斯塔克说,转身调出档案,“遭遇过一些事故……你大概不想看他的照片。”

可是彼得已经看见了:“还好,没什么。”

他的反应比他料想中的要平静,只是像给针刺了一下。

“你要这么觉得也好。我既然答应了梅要照顾你,我会建议你减少和他的来往。”斯塔克说。

“嗯……我知道的。”

虽然嘴上这么答应了,但是彼得心里还是忍不住去想。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他还能看上去这么没心没肺?

留神去找找他吧,彼得想。跟他坐在一起,哪怕只是聊天也是好的。虽然身边的所有人,他的蜘蛛反应都在强烈反对,但他却刻意地把这一切忽视了。

他只是喜欢和他相处而已。

                                                3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韦德穿过惊慌逃窜的人群跑向火场中央,男孩小小的身影正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韦德浑身的肌肉一紧,加快速度向他冲去,然而男孩的反应要更快,下一秒他就从地上跳了起来,蛛丝糊了韦德一脸。

“嘿!”

“噢,是你啊,对不起。”男孩讪讪地收回手,“你怎么跟过来了?”

“我来帮忙。你还好吧?刚才可吓我一大跳!”

“我没事,”男孩说,“只是个诱饵,把蝎子给引出来。可是这下你跑过来,他肯定就跑了!”

韦德摆摆手:“对不起,”他说,“我来帮你抓蝎子好不好?”

“不行!”男孩下意识的反驳,韦德一出手就是恶.性.事件,“我的意思是……我能搞定。”

“好吧。”韦德说,往后退一步。看到他的小英雄兴致勃勃的打击罪犯的模样,他也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接受他的保护。

“祝好运!”他说,朝着他的背影夸张的举起双手。

蝎子不一会儿就落网了。蛛丝困把他的结结实实,塞进了弗瑞的后备箱。等神盾局的人员远去后,韦德从暗处走了出来。

“耶!”男孩兴奋地跳起来和他击掌,他的制服后颈被刮了一道口子,上面有淡淡的血痕。

“你受伤了。”韦德指出。

“噢,那个啊,”男孩摸摸脖子,“没事啦,衣服遮得住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需要治疗一下,比如说上点药什么的。”韦德说。

“没事我不用……”

“去我公寓吧。”

“……啊?”

“去我公寓吧,我帮你上药。”

                                               4

走廊里光线昏暗,空气潮湿。比的在韦德开门的时候警觉的私下里看了看,但整栋楼似乎就他们两个人。

走进房间后他惊讶了一下:“好吧,这比我想象的还要乱。”

“别这么意外,你以后一个人住也会是这样。”韦德脱下鞋子,拧开了灯。彼得把脚伸进毛茸茸的拖鞋里,感到一阵舒适。没想到他真的和大名鼎鼎……好吧臭名昭著的死侍回到了他的家,这里堆满了披萨盒与过期杂志,看上去与普通人家里没什么两样。

“过来吧。”韦德拿出医药包,拍拍面前的椅子。彼得坐在椅子上低下头来,让他分开自己的制服。他的头抵在他的胸前,鼻尖闻到了淡淡的烟草、酒精、还有皮革的味道。

“可能会有一点点痛,不过马上就好。”

韦德仔细帮他包扎好了伤口。肌肤之间的细微接触让他突然感到一阵局促:“嗯,我想我该走了。”

死侍没有动,担当彼得走到门边时他突然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吧?”

“什么?”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我的信息,我的身份,我的样子。”

“不是,”男孩急了,“我并不觉得……”

“哦,其实你觉得,”韦德说,“其实你知道,你并不信任我,小蜘蛛。你总把我当成潜在威胁。我打赌你的那个蜘蛛脑袋里一定堆着好几种快速干掉我的方案吧。”

“韦德……”

“没关系的,我知道。”韦德说,“我只是个雇佣兵,即使我非常非常想知道你的身份,但我却没有这么做过。我知道你防着我是有原因的,因为你是个最伟大的小英雄啊。”

一阵沉默。

韦德笑了:“哎呀~吓到你了!只是个玩笑啦,看把你紧张的……”

可他假装轻快的声音却猛地刹住了。因为男孩当着他的面,气鼓鼓的一把扯下了面罩。

男孩的脸还有些婴儿肥,但是双颊的线条已经开始带上了一些英气。棕色的头发乱乱的贴在额头上,眼睛因为紧张与期待而亮晶晶的。

“怎么样?这下扯平了吧?”

韦德真慌了:“这……”

“我叫彼得帕克,还在读高中。”男孩向他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韦德。”

韦德愣了一会儿,直接将他整个搂进了怀里。

“……韦德?!”

“谢谢。”他在他耳边说,真的。

“那你也把头罩取下来,”男孩说。

韦德取下了头罩。

男孩仔细端详着:“哎,还是比照片上好看多了。斯塔克先生肯定是故意找的你的出丑照。”

韦德没有接话,他想向男孩问一个问题,又不知道该怎样委婉的提问而不被打死。

“你今晚睡在这里吧?”死侍一闭眼直接问了。打死就打死吧,他就是想和他呆在一块儿。

男孩出乎他的意料:“好啊。”

“啥?你怎么答应的这么快?”你知道我说的“睡”是什么意思吗……

“反正梅婶呆在俱乐部,我一个人回家睡也没意思。”男孩挣开他,转身扯了一个枕头。“我睡里间你睡外间,不接受反驳意见!先跳到床上的那个算赢!”

“什么……!?”韦德吃惊,“我不是那个意思……”

“噢韦德你的床好软!”男孩欢呼雀跃。

“算了吧,他还只有十几岁。”韦德心里的那个声音对他说。

他还是个高中生啊!!他能做什么!!

END

比一般彩蛋长一点的彩蛋:

韦德是被震醒的。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被掀到了地板上,公寓的窗户被砸出了一个大洞,托尼斯塔克穿着钢铁战衣停在外面,蓄势待发。

“给你十秒钟解释昨晚发生的事。”

“等等等等等等!”韦德一跃而起,“举双手发誓,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聊天,给他包扎一下……”

钢铁侠的斥力炮举了起来。“我我我我的意思是!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

斯塔克迟疑了一下:“可你是个著名的混蛋。”

“就算我是吧,谢谢夸奖。”韦德挠挠头,“可是那小子……我真的很喜欢他,想认真和他做朋友。我大概不会因此变得更好,但我有在努力。”

“我绝不会伤害他。”

沉默。半晌,斯塔克放下武器:“我会一直盯着你的,你知道吧?”

韦德看了看里间卧室,他们得交锋是悄无声息的,根本没有吵醒男孩:“我知道。”

“记得按时送他去学校。”斯塔克扭头飞走了。

(后记)写作的时候大概就是哎我好厉害,写完了以后 哎这是什么鬼→_→自暴自弃地发上来,我爱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最后还是求个同好!荷兰虫邪教很冷啊我想要小伙伴们啊嘤嘤嘤π_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452)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