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虫铁/盾铁】禁/爱(修罗场,非全龄慎)05

√国王看中的金发奴.隶
√和吃醋的忠犬小将军
√修罗场,NC-17

                      前文传送门:01 02 03

【你要yu望还是感情?】

【我全都要。】

05.

“我想要你。”

彼得不再说话,仔细观察托尼的反应。

托尼只愣了一下,“后文呢?”

“没有了。”

只有你。

“哈哈,”托尼笑了两声,迅速地。“……我和你,我们只是过于依赖彼此了而已。你现在还不是很成熟,容易将这种情感和爱情、还是别的什么混为一谈。但是我们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你以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彼得抬起头,托尼尽量做到一脸坦荡。每当彼得有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的时候,他脸上都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表情,一种托尼恨不得马上给他全世界的表情。

“那你和史蒂夫就是这种关系咯?”

嫉妒的毒蛇在心底滋滋作响。

“什么?不!”托尼扶着额头:“我跟你解释不清楚。但是我和史蒂夫我们只是……感情分很多种,我想我们之间的感情更像是一种表达欲 望的方式。”

“我有一天也能这样吗?”

“如果这就是……”托尼呻 吟了一声,他没有想到对彼得的启蒙教育居然这么困难。“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可以。”

“但是还有一种,当两个人都非常相爱的时候,他们会选择这种方式表达感情。这显然更美好。”

“听上去确实很美好。”彼得又握住托尼的手,但这一次托尼没有抽开,也许是在他的眼神下放弃了。

“我应该给你找个伴侣。”托尼咕哝着说。

他感觉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依赖他了。

这两天他一看到彼得就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想起那天晚上两人的谈话,和彼得的“我想要你”。

他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个。

史蒂夫依旧天天遵照嘱咐来到他的寝宫。每一次托尼都把匕首藏在床下,但是在最开始的杀意之后史蒂夫不再有任何多余动作,离去的时候也非常安静,只会悄悄地帮他盖好被子。

“有声音。”可是这一次他停了下来,对托尼说。

门锁上的声音。

“该死。”托尼穿好衣服,跳下床,试图推门。门被紧紧地锁着,外面估计挡着一根圆木。

于此同时,噼啪声响起。

这次是纵火。

“小心!”史蒂夫把他扑到一旁,一支毒箭擦着托尼的肩膀正中门扉。火势蔓延得相当快,一眨眼的功夫浓烟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史蒂夫撕下睡袍浸好水,把它捂在托尼的口鼻处。“跟我来。”

他拉着他撞开窗户,跌到后院里。四处都是火光,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

托尼由衷地庆幸彼得这次并不在这里。

“我们得翻过围墙。”他对史蒂夫说。

史蒂夫点点头,双手一撑翻了过去,从另一边朝托尼伸出双手:“我会接住你的。”他说。

托尼伸手,抓住他的手,可是这时燃烧着的木板突然砸下来,“托尼!!!”

“咳,咳,”托尼爬在地上,被被呛得神志不清。他被压住了不能动,透过火光他看见史蒂夫安安稳稳地站在围墙另一边。

这次真的死定了。

他之前是不是提到过史蒂夫想要杀死他?

现在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他甚至不用动手,只需要站着看托尼慢慢地化为灰烬。

说不定,火就是他放的——

——“斯塔克!”

什么?

有人在用力抬起那块木板。

火光模糊了他的眼睛,但是一片艳红中的蓝色那么明显。

史蒂夫忍着灼烧感,弯腰抱起了他。

“对不起,你不能死,不是现在。”他说。

托尼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傻的杀手。

再一次,这次是整片房顶塌陷下来。史蒂夫和他狠狠地撞在地上,他在最后一刻翻转把托尼护在怀里。

“唔!”

彼得远远地看见那片火光的时候,恐惧感再一次摄住了他,甚至比十二年前还要猛烈。

“不,不不不,”他冲向王宫:“不!!!”

又是火焰。

托尼将他从火焰中救起,而现在他却无法救他。

像一个诅咒。

“不!……!!”彼得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不顾旁人的阻挠想要冲进去:“托尼!!”

他冲过人群,纷飞的碎片和破碎的火星,看到火焰中央出现了一个身影,不,是两个。

托尼把史蒂夫放在草地上,这时彼得冲过去抱住了他。

“对不起。”他的小男孩带着哭腔说:“对不起,我……我没有想到……”

“彼得。”托尼疲惫地,让他紧抱着他。

“我不应该……”

“我知道,我知道。”托尼拍拍他的背,他的男孩哭得相当糟糕,眼泪聚在他的伤口上一阵疼痛。“可是现在有事的不是我。”

彼得这才发现旁边的史蒂夫,奄奄一息。

“他救了我。”托尼说。

他们两人合力把史蒂夫抬上床,托尼把侍女和医生们赶走后,开始用纱布沾着水擦拭史蒂夫的身体。

“你说他救了你?”彼得怀疑地说。“说不定就是他指使别人放的火。他的来历很可疑。”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托尼俯身,细心地擦拭着史蒂夫的胸口:“可……本来他完全有机会可以逃脱的。但是他选择了回去救我,还为此受了伤。”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低声说,看着昏迷中的史蒂夫。彼得看着托尼。

“我来照顾他吧。”他对托尼说:“你需要休息。”

托尼迟疑了一会儿,仿佛想说点什么。最终他还是点点头,将剩下地交给彼得处理。

彼得将手中的纱布沾满水,看着熟睡中的史蒂夫。

我可以用这个捂住他的鼻子。

我可以使他无法呼吸,然后看着他因为窒息而死去,然后对托尼说是因为伤势太重。

我完全可以这样做。

托尼不会发现的。就算他发现,也不会说什么。他会对他生气,但是终究还是会忘记这件事,毕竟史蒂夫不重要。没有损害。

有一瞬间,彼得发现他居然真的想这么做。不,心里一个声音对他说。

但是又有一个,小小的声音。我想保护托尼,那个小声音说,可是那个男人差点杀死了他。他对他图谋不轨,而托尼居然还不自知。我要保护托尼。

彼得试探着把纱布往史蒂夫鼻子上按去,他看见他胸膛的起伏立刻急促起来。

他可以——完全可以——他是在保护托尼——

不。

彼得在最后一刻松开了手。史蒂夫的呼吸恢复平稳。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疯了!”娜塔莎怒不可遏:“你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完成任务!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

我不想杀他我甚至不想伤害他。史蒂夫摇摇头。

娜塔莎叹气:“三天。他只给你三天。他非常生气。”她说:“你没有完成任务,你违背了指令,一次又一次。只有三天了,必须尽快动手。”

只有三天。

史蒂夫再次一丝不挂地走进托尼的新寝宫,托尼给他扔了一件睡袍。他们坐下,默默喝酒。史蒂夫想托尼是不是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史蒂夫想托尼是不是在怀疑他放的那把火。史蒂夫想如果事情暴露的话,只能以托尼杀死他和他杀死托尼收场。

“谢谢你。”托尼有些别扭地说,史蒂夫看着他。

“这没什么。”

“你说的那句话……那句‘你不能死,不是今天’,是什么意思?”托尼端着酒杯,目光锐利。

史蒂夫沉默着,最后的时刻眼看着就要来临了:“我想你知道。”

托尼微微勾起嘴角:“对。也许我知道。”

史蒂夫知道他要杀死他了。他也许会反抗,但是他会心软的,然后被托尼毫不留情地一刀刺死 。

托尼的手伸向枕头后面。

他抽出匕首,史蒂夫浑身紧绷着,可是托尼的下一个动作却是捏着刀尖,把它轻轻地丢到床外。

“还愣着干什么?上来吧。”

【TBC!!!!!】

阅读全文回答下列问题:

①大盾不想杀妮妮是为什么?

②小虫不想杀大盾是为什么?

③妮妮不想杀大盾是为什么?

欢迎各位优秀的课代表说出自己的答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2)
热度(477)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