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酒吧男孩(室友梗,419情节,NC-17)04

酒保盾遇到破产富二代青年妮一夜qing后阴差阳错成为室友的故事

日更!追文有保障,目录戳tag

【富二代在风月场的初次打工经历】

本文会收录在合集中,合集本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8828988


4.

 

“往旁边挪一点,空的地方就可以放一张折叠小床了。”史蒂夫满意地说,“对这个安排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托尼用一种悲壮的口吻回答。

“那最好。听着,我住的是公寓楼,隔壁新来的邻居晚上可能有点吵,尽量不要去恐吓他。”

史蒂夫坐在床上,耐心的给托尼解释他现在的生活状况。

“楼下有门栋管理员,但不要指望他给你开门,除非他清醒着,这种情况极其少见。走廊对面是个老太太,她养的猫你一只也不要惹,最后,”史蒂夫停下话头,他看见托尼脸上带有几分恐惧的表情,“这儿没有注册在案的罪犯,但楼上那家伙可能有把枪,走廊墙壁上时不时也留点血迹……噢,对了,这里没有安保措施,随身带把刀走。”

他看着托尼的表情,好不容易憋住没有笑出声来。

他承认他是想吓唬吓唬他。

对于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公子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现在我们开始清理一下你的行李。”他撇了一眼托尼带来的大箱子。

“那里面有些什么?”

“呃,”托尼把箱子盖打开,一堆东西落在史蒂夫床上。“我走的急……”他用手扒拉着,“顺手抓了所有能够到的东西。他们说我可以慢慢清理,但是我当时太生气了。”托尼的语气有点后悔,“早知道就好好盘算一下。”

“让我看看,一定有比较重要的东西。”史蒂翻找着。

他找出一张唱片。

一件ACDC的卫衣。

一个甜甜圈店的纪念品模型。

“你没有想到……比方说,带一点现金出来吗?”

托尼看上去吓了一跳,仿佛史蒂夫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我身边从来就没有现金这种东西。”他说,“从小就没有。有一次晚会的时候我给了侍应生一张票子做小费,然后整晚上别人都在议论我爸是不是破了产。”

“是吗?可是你现在的确破产了。”史蒂夫板着脸说,“记住,从此以后那些票子就是你的衣食父母。”

托尼犹豫着点点头。

“还有什么?”他拿出一张照片,“这是霍华德.斯塔克,我认识。这位是你妈妈?”

“对,”托尼头也没抬,“中间那个就是我,八岁的时候照的。”

史蒂夫饶有兴趣地看着照片上八岁的小小托尼。

他的脸基本上没怎么变,眼神很清澈,鼓鼓的小脸上一副不服气的表情,倒是和他的父亲及其相似。

 

史蒂夫领着托尼,推开酒吧生锈的后门的时候,托尼还有点忐忑。

这家酒吧的名字叫“复仇”,装修看得出来花费过很大一番功夫,符和女主人的品味。

“我已经跟娜塔莎说过了,店里正好缺人手,她同意你过来上班。我们俩服务客人,点单,收钱,端盘子,这些总没问题吧?我负责吧台边的区域,你负责窗边的区域,就这么说好了。”

托尼乖乖地点头。

“这是菜单,你最好把它背下来,这是餐盘,点单簿,这是……对不起拿错了,”他把娜塔莎的冲锋枪快速地塞回去,“……总之就这些。”

后门嘎啦一响,他的其他同事们打着哈欠进来了。

“噢——娜塔莎说你从今天开始和我们一起上班。”克林特握着他的手,脸上的神情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若有所思。

索尔和班纳也和他点头打招呼。

没人提到托尼的身份,以及他破产的事,托尼很感激这一点。

一米九的金发大个子正冲他腼腆地微笑着,他也犹豫不决地回了一个笑容。

索尔拍拍他的肩膀,“有什么不懂的尽管跟我说。”

“嗨。”

娜塔莎迈着长腿跨进屋里,顺手拿起餐盘用背面照了照精心打理过的卷发:“可以开工了吧,先生们?”

第一批酒客伴随着清爽的空气涌进来。

“这么……多?”托尼瞪大眼睛,看着客人们瞬间占据了酒吧里的每一个座位,刚刚还寂静无声的酒吧一下子变得沸沸扬扬。

“餐盘,菜单,笔。”

托尼看着拥挤的人群,绝望地吊住史蒂夫的一只袖子。

“你不会把把他们全部留给我的吧?不会吧?”他乞求地看着他。

史蒂夫笑笑:“祝你好运。”

 

“史蒂夫,”克林特一边调酒一边小声说,“你把斯塔克小公子留给那么一堆客人真的合适吗?”

“他们会把他吞下去的。”班纳摇摇头。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看向窗边。

托尼手忙脚乱地端着满满一盘酒,在人群中穿行的时候像一只惊慌的小鸽子。

“服务生!我的酒呢?!”

“我从八点半开始就一直在等了!”

“我要的伏特加!你干什么去了?”

“去修理你的小卷毛吗?”

酒客们一片哄笑。

托尼脸涨的通红,一声不吭地接过酒杯。

“也许这对他来说难度还是太大了点。”班纳收回目光。

“布鲁克林不会允许他慢慢来。”史蒂夫收拾好酒杯后就走开了。

克林特耸耸肩,继续缩回吧台里。

“他说的有道理。小公子要学的还有很多呢。”

史蒂夫话虽是那么说,但是他仍旧时不时地瞥一眼托尼。

身材娇小的青年挤在一群强壮的俄罗斯酒客中,笨手笨脚,惊慌失措地收拾着瓶子。

他盯着他看了那么久,以至于没发现自己一只杯子擦了十分钟。史蒂夫镇定地放下杯子,往窗台边走去。

“你给我的是什么酒?你眼睛长哪儿了,连矿泉水和苏打水都分不清——”

“闭嘴,”史蒂夫和颜悦色地说,一边从托尼手里接过酒杯,“我现在就给您换一杯酒,但是您要是继续拖欠您的酒账的话,要换的就是你的身体部位。”

趁着客人乖乖闭嘴的关口他扯走了托尼,拉到冷食柜前。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差的服务生。”

托尼抹了抹垂在额前的头发:“我能搞定。”

“是啊,在他们拆了这个酒吧之前,我想你是能够搞定的。”史蒂夫打开冷柜,取出冰块:“我之前没有跟你说清楚。”

“什么?”

史蒂夫低头看着他,“这是布鲁克林小巷的酒吧,不是米其林餐馆。你服务的人里会有瘾君子,皮条客,嬉皮士,街头混混,你要学会如何与他们周旋,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有时你得和颜悦色,有时又要满面冰霜,有的时候你要两者都具备。”

“听起来像个很烂的工作。”托尼垂头丧气地说。

“这个很烂的工作是你在做。”

“好了,现在我需要你去后面的仓库里取一点白兰地和玉米饼。”史蒂夫说,“这两样都没有了,我抽不开身。去吧。”

等托尼的背影消失在帘子后面,史蒂夫转身,走向窗边的那几张酒桌。

“先生们。”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钞票拍在桌上。

“新人难免会犯错误,请各位不要刁难他。作为一点小小的谢礼,今晚酒我请了。”

酒客们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史蒂夫把手放在一个男人肩上,俯下身。

“我希望你不要调戏我们的小服务员。”史蒂夫低声说,放在男人肩上的手向下按了按。

“也不要妄图把你的手或其他什么东西放到他的腰,大腿或任何一个地方。”

他用力地捏了一下,确定听到咔啦一声,“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就离这个可爱的男孩远一点。”

 

当动作最后一批客人之后,托尼精疲力竭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

他从来没有觉得夜晚能够这么漫长。

“感觉怎么样?”

“其实……”托尼深吸一口气,“史蒂夫,我开始感觉我走上正轨了。很奇怪,后来那些客人变得好应付多了。”

史蒂夫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你一直就在这个地方工作?”托尼跟着他走到街上,凌晨四点的大街显得很空旷,托尼把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冷得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

你的气质和这个地方简直格格不入。

“史蒂夫,你有什么想法吗?”托尼下意识地向他那边靠近一点,“理想之类的。”

“我早就过了做梦的年纪。”

“别拿年龄说事,,”托尼拿肩膀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嗯?有嘛?”

“托尼……”

“总不会喜欢端一辈子酒?”

“你会笑话我的。”

“不会的!”

托尼来了兴致,史蒂夫一低头,就能够看见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好吧。”

“我曾经有想过一秒,嗯,我也许可以当个画家……也许,也许我会有一个自己的画廊,还可以办自己的画展。”史蒂夫说。

“但是老天,这不可能。太蠢了。我就不该和你说这个。”

“这一点也不蠢。”托尼盯着他,“相信我。”

史蒂夫只是笑笑。

“我是认真的!”

“知道啦,快回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3)
热度(575)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