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05

酒保盾遇到破产富二代青年妮一夜qing后阴差阳错成为室友的故事

日更!追文有保障,目录戳tag




5.

 

“我回来啦。”

托尼用钥匙把门打开,将从便利店里买来的东西放在餐桌上。

“东西都买好了?”史蒂夫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

“你确定?”

托尼点点头:“真的确定!便利店购物也挺好玩的……那些商品的排列组合……”

“等等,”史蒂夫翻着袋子。

“这是什么?”

“……奶酪?”托尼不确定地问。

史蒂夫叹了一口气:“这是羊奶酪,跟我要的不是同一种。还有黄油,我从来不会用这种黄油,它的质量太差了……还有这个,”他拿出一个银色的东西,挑起眉毛,“我说我要搅拌机,你买了一个……打蛋器。”

“用途差不多嘛。”托尼小声嘟囔。

史蒂夫叹了口气,把东西重新包好。

“托尼,你去了整整一个小时。”

托尼看着自己的鞋尖不说话。

“托尼。”

“好吧好吧,”托尼投降,“我承认我夸大了,我从来没有去过便利店,也不知道怎么买东西,你要我买的那些商品我有一半都找不到。但是我学会用拉卡拉了!还是有点进步吧?”

史蒂夫看着他。

“……要不我再去一趟?”

史蒂夫叹了口气,转身回厨房:“我觉得这是我的错。显然你并不懂的如何购物,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去的。”

托尼有些局促不安:“嘿,史蒂夫……”

“没关系的,托尼。”史蒂夫做着早饭,回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这真的没有关系。”

 

“噢,该死!”托尼一跃而起,冲过去关掉炉子。

可是已经晚了,他们的食物冒出一股淡淡的焦味,本应该是白色的松软的蛋糕变成了又黑又硬的一块。

“天哪……”

托尼捏着鼻子把它夹出来,这才想起史蒂夫在出门前叮嘱他要把烤箱温度设置在250度。

他看了看说明书,这才发现他把温度的按钮拧过了头。

“看来500度并不适合烤蓬松蛋糕。”托尼想。

他要尽快把这个黑色的不明物体处理掉,不然一会儿屋里就会全是一股火灾现场的气味。

他把东西装进垃圾袋里,打开门。

“什么味道?”一个沙哑的声音大声说。

他们公寓隔壁的一扇门打开,一个头发和胡子花白,穿着毛线背心的老人走出来。

“失火啦?”他大声说,“这个鬼地方终于要烧成灰啦?”

“不是,”托尼压低声音,心虚地说,“是我把蛋糕烤焦了。”

“啥?你把蛋糕烤焦了?”老人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他旁边的托尼,“你真是个天才!斯蒂芬霍金都不一定能够办到这一点,伙计!”

托尼想他只能耸耸肩。

“等等,”老人突然凑近,更加仔细地看着他,“我之前没见过你。你是谁?你怎么在史蒂夫的公寓里,还把他的蛋糕烤焦了?”

“我……我叫托尼。我是史蒂夫的室友。”

“啥玩意?”

“室友,就是……”托尼不知道怎样应付这位大嗓门的老爷爷。“两个人住在一起,共享一间屋子。”

老爷爷恍然大悟,“意思是同居!”

“不……不是……我们不是情侣关系……”

老爷爷的笑容很狡黠:“我不信。”

“真的不是。”

“那既然你不是他男朋友,你又这么笨手笨脚的,史蒂夫为什么还没有赶你出去?”

“嘿!”托尼有些恼怒,“史蒂夫不是……”

“你肯定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啊,年轻人。你看上去就是一副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样子。”

老人用他的拐杖捅了捅托尼,“别怪我不说好话,可是史蒂夫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他讨厌被人拖后腿。”

“……”托尼发现自己平时的巧舌如簧在老爷爷直白的语言下毫无用处。

“史蒂夫他……不会……”

“我看着他长大的我还不知道?”老爷爷笑笑。

“试着让自己变得更有用一点吧,不然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他大声咳着,慢慢地踱回屋子里。

托尼一个人在阴暗的过道里站了一会儿,然后把那块失败的蛋糕丢进垃圾箱。

 

“今晚的蛋糕味道尝起来有点不一样。”史蒂夫吃了一口以后说。

托尼感觉他的身体绷紧了:“怎么,不好吃吗?”

“不不不,还是很好吃的,就是……”史蒂夫又切了一块,他的脸上还有着一丝疑惑,“感觉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的厨艺到底是退步了呢还是进步了呢……”

托尼吐吐舌头:“你的厨艺一直都不错啊。也许是那个香草香精的关系。”

“也许是吧。”史蒂夫点头赞同,没有再追究了。

托尼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告诉史蒂夫这根本不是他做的蛋糕,而是他跑了差不多半个布鲁克林,好不容易在一家蛋糕店里找到一块一模一样的,又花去了他为数不多的存款里的一小部分,但是总得有人承担后果。

他还没有说出口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想让史蒂夫知道他又把事情搞砸了。

老人的话虽然刺耳,但有他的道理。

托尼盯着史蒂夫的水杯,以及水杯里倒映着的史蒂夫的影子。永远都是同种款式的格子衬衫,金发一丝不苟,表情干练沉稳。

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一个总是制造混乱的无能的人呢?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人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呢?

“托尼……托尼?”

托尼猛地回过神来。

“啊?”

史蒂夫的眼神很温柔:“我忘了谢谢你。”

托尼的心怦怦乱跳,“谢,谢我什么?”

“谢谢你帮我做蛋糕。”史蒂夫说。

哈哈,托尼勉强笑了两声。

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在史蒂夫出门之后把蛋糕从烤箱里拿出来,这件事他还搞砸了。

“说实话,我出去的时候有些担心,”史蒂夫看着他,“我在想你会不会忘记拿出蛋糕,我甚至想过你会不会把厨房给炸了。但是你做得很好,托尼。我为之前我对你的不信任道歉。”

“噢,呃,别这样。”托尼痛苦地说。

“不要谦虚。这确实是一项进步。”

好吧,最起码他没有让史蒂夫失望。托尼这么想着,感觉心上的负担减轻了一点。他拿起叉子。

“等等,”史蒂夫突然叫道。

“你把洗衣机里的衣服甩干了没有?”

“……”卧槽。

 

“服务员,威士忌苏打。”

“嘿,小子,一杯伏特加!”

“就来了。”托尼把餐盘收起来,冲到吧台里面倒酒。

“小甜心。”一个男人走过来,朝他笑着。

“给我介绍一下你的特色酒。”

托尼没抬头:“都写在吧台上面。”

“对不起了。”男人笑着,转身离去。

“快一点,小子!”

“马上!”托尼说,把盘子重新整理好,往窗边走去。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鞋带被人偷偷松开。

“这是你的——啊!”

他脚下一个不稳,重重地绊了一下,整盘酒都泼到了一个客人身上。

“我操!你他妈真是个天才!”

“对不起——”托尼感觉到膝盖一阵刺痛,但是他顾不上了,慌忙站起来。

“马上就把您的衣服送过去干洗……”

“那你要我怎么办!裸着吗?!”

又是一片哄笑。真该死。

托尼蹲在地上收拾好碎片,尽力不去理会那些笑声。

等处理完那块混乱了以后,他端着盘子走到后仓库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膝盖一阵钻心的刺痛。

他低头,刚刚酒杯的碎片扎进了皮肉里。

鲜血正顺着小腿留下来,不一会儿就在地上晕开一片。托尼在抽屉里找到镊子,咬住棉花把碎片拔出来,疼得眼泪直流。

他没有找到可以包扎的东西,外面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喧哗声,有人正大声地敲着桌子问他在哪里。

他草草地撕下几片餐巾纸把伤口包起来,又在外面裹了一层毛巾,祈祷血不要把地板搞脏。

当他一走出后仓库,史蒂夫就一把拽住他:“你干什么去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又气又急,“这里每个人都在喊你!”

“我——”托尼慌忙辩解着。

“有人在搞恶作剧,把我的鞋带——”

“伏特加!!!伏特加!!!”

“那个蠢服务生死哪去了?!”

“快去,”史蒂夫推了他一把。

“你要知道你这里没有人会护着你,也没有人对你有无限的耐心。我真心希望你有认真对待这个工作,但是你要是不努力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懂吗?”

托尼看着他的眼睛,里面除了满满的失望什么都没有。

他的心就像铅块一样沉下去。

“好的。”托尼喃喃地说。

可是史蒂夫已经转身走开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5)
热度(429)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