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06

酒保盾遇到破产富二代青年妮一夜qing后阴差阳错成为室友的故事

日更!追文有保障,目录戳TAG

明晚八点盾铁中篇甜文合集《forever young》正式开始预售,前30免费赠送特典!各路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ya~~~波!


6.

托尼机械地工作着。

他的头脑恍惚,膝盖依旧在剧痛。嘈杂声似乎都模糊起来,他的脑海只有史蒂夫刚刚的眼神。

没有人会对你有无限的耐心。

我了解史蒂夫,他最讨厌拖他后腿的人了。

你就是一个无能的人。

亏你还想着收回你父亲的企业呢。

你连工作都保不住。

眩晕感一阵一阵地席卷上来。一直撑到最后一个客人离开,托尼知道他已经到极限了。

他走到史蒂夫面前,史蒂夫正在擦桌子。

“嘿。”托尼开口说。

史蒂夫偏过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事?”他的声音紧绷绷地,托尼心里又是一凉。

“我想先回去,可以吗?”托尼说,他没有看史蒂夫,不知道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也许是一副“果然,这家伙就是娇生惯养”的神情吧。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好吧。好好休息。”

托尼微微点点头,打开酒吧的后门走了出去。

“真奇怪啊,失魂落魄的。”克林特和其他人都在吧台,对刚刚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他怎么了?”

史蒂夫只是摇摇头,继续擦桌子。

其他人不明所以,也只好耸耸肩。娜塔莎数着钱,班纳和索尔负责扫地板。

“哎!”索尔忽然大叫一声:“这是什么啊?一大片!”

班纳也走过去看,推推鼻梁上的眼睛让它不要滑落下来:“这是……等一下。……”他的声音变了。

“这是血吗?”

史蒂夫丢下抹布跑过来去,果然,地板上一大片黑色的,已经干涸的血迹。

“老天……”

“发生枪击案了?”

“要不要报警啊?”

“不,你看,血迹是移动的,这里,这里都有。”班纳指点着,“这倒底是谁的血?”

史蒂夫的嘴唇慢慢抿紧。

“谁一直在这里走动?”

“托尼。”史蒂夫突然推开桌子冲出去,眨眼就消失不见。

 

“托尼!”

史蒂夫回到他们的公寓,发现里面漆黑一片。

“托尼!你在这里吗?”

没人回答,黑暗里有另一个人急促的呼吸,外加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史蒂夫打开灯,只见托尼侧身躺在他的小床上,蜷曲着身体抱住膝盖,眼睛闭得紧紧的。

“上帝啊,”史蒂夫赶忙冲过去把他扶起来,托尼的小腿上一片血迹,毛巾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老天,你对自己做了什么?你还好吗,托尼?能听见我说话吗?”

“噢,嘿,史蒂夫,”托尼睁开眼睛。

“嘿,我,呃,对不起……我把你的床单搞脏了。”

现在谁还他妈在乎什么床单。

“我本来想……”

托尼靠在他怀里,急促地呼吸着。

“我本来想回来,给自己包扎一下……可我发现我连怎么止血都不会……”他露出一个苦笑。

“对不起。”

“现在先别说这个。”史蒂夫把他抱到他自己的大床上,轻轻解开毛巾结。

他倒抽了一口气:“酒瓶碎片?”

托尼点点头,“我想我应该把它们清得差不多了。”

史蒂夫拿出医药箱,开始给伤口消毒。托尼之前的工作显然做的很不彻底,当史蒂夫用镊子挑出伤口里嵌着的小玻璃渣的时候,他疼得倒抽一口气。

“没事的,很快就结束了。”史蒂夫安慰他,摸摸他被汗水浸湿的头发。

他给他上好药,用柔软的纱布包扎起来,托尼试着动了动脚,叹了口气:“好多了。真厉害。”

“躺着不要动。”史蒂夫说。

他收好东西坐到他身边,托尼固执地撑起身子。

“对不起,史蒂夫,”他柔声说,“我说真的。我是真的很对不起。”

“靠过来。”史蒂夫说。

他紧紧地搂住托尼,把脸埋在他的头发里。

“你简直是个天才。”

“今天已经有很多人这么跟我说过了。”托尼疲倦地微笑着。

“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这又不是个大问题。”

“不是个大问题?!”史蒂夫声音猛地拔高,托尼只好憋住后面的话:“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好吧,其实我是在想……我的意思是……”他深吸一口气,咬着牙:“我怕你觉得我很无能。好吧我表现得确实不太出色,这一点我承认。但是我怕你觉得——我怕你觉得我是个累赘,我怕你觉得我拖了你的后腿,然后你就会……”

他埋在史蒂夫胸口,打定决心不看他的脸:“我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你好心收留我,我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所以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环着自己的手臂收紧了,然后是一声重重的叹气声。

“斯塔克,你真是麻省理工毕业的吗?”史蒂夫说,迫使他抬头看着他。

“我开始很严重地怀疑你的智商。”

托尼在他强壮的手臂里挣扎,表示他受不了这个羞辱。

“我很聪明的!”

“可是你有的时候表现得就像一个真正的孩子。”史蒂夫说,“我承认,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要赶你走。”

托尼消停了:“真的?”

“拜托,不要对自己太自卑。你还记得你那个神奇的工具箱吗?它是怎样神奇地修好了我的炉子?”

“那只是修好了炉子而已。”托尼闷闷地说。

“如果你非得这么较真的话,我可以每天都把那个炉子搞坏一遍。”史蒂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异常认真。

“说真的,我很感激,你能够留下来。”

托尼耸耸肩:“我也很感激……你愿意我留下来。”

“该睡觉了。”史蒂夫把灯关掉,拉开被子。

“今晚你就在我的床上睡吧。你的小床看上去像是凶杀现场。”

“史蒂夫。”等他们躺下以后,托尼在黑暗里轻声说。

“嗯?”

“明天教我怎么在超市采购吧。”

史蒂夫闭上眼睛露出一丝微笑。

待到托尼睡熟之后,他睁开眼睛。

青年的皮肤在月光下像纸一样薄,睫毛又密又长,在眼睛下方投下一片阴影。

史蒂夫伸出手把青年揽到自己怀里。他的腿能够感觉到他受伤的小腿正贴着自己,于是更加小心地抱住他,两人依偎着渐渐睡去。

 

“嗨,大兵。”

“老板娘好。”史蒂夫镇定地说,一只手提着早餐,另一只手帮娜塔莎打开门。

不愧是娜塔莎,早晨七点的时候就已经打扮得一副要去参加宴会的样子,完美的卷发,红唇搭配酒红色的拎包。

“和你家那小子相处得怎么样?”

“挺好的。”史蒂夫说,“娜塔,听着——他昨天摔倒了,我知道这整件事情很不科学,没人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平地摔一跤。我想,酒吧里喜欢恶作剧的人是不是太多了。”

娜塔莎笑了笑:“他那样细皮嫩肉的小子,实在不适合来这种地方……整个酒吧的客人似乎都更愿意坐在窗边,而不是你负责的吧台。这个招蜂惹蝶的小崽子。他们喜欢围着他转。”

史蒂夫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杯捏碎。

“一点小小的恶作剧是完全正常的,布鲁克林又不是什么很讲文明的地方。但是,”娜塔莎说,“昨天的事情未免也有点过分。”

“是啊,比起单纯的嘲讽,这更像是有预谋的。”史蒂夫思索着,想起托尼之前跟他提到过的,从四面八方寄来的仇恨信。

“斯塔克家以前做军火的吧?”

“树敌不少。”娜塔莎说。

“史蒂夫。”

“嗯?”

“最好把那小子留在你身边。”娜塔莎说,“你是他能够拥有的唯一的防护了。”

“他是个骄傲的小伙子,他一旦觉得什么事情有损他的尊严,他会立刻掉头就走……住在你家里的时候他表现得问心有愧,可是没人喜欢亏欠。我知道你喜欢他 想要留住他,我很高兴看到你终于有人陪伴,这对你们两个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可是,若你要留住他,最好表现得比现在更需要他一点。”

史蒂夫点点头。

他上楼回到公寓,托尼还躺在床上熟睡着。史蒂夫轻轻地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走到厨房里。

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炉子,选定一块地方,然后把门关得严严实实地,拿起锤子砸下去。

“什么声音?”托尼揉了揉眼睛,从史蒂夫的床上坐起来:“出什么事了吗?”

“托尼,”他看见史蒂夫从厨房里走出来,喘着气。

“我们的炉子又坏了,你和你万能的工具箱能不能帮帮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0)
热度(588)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