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22

目录戳TAG

22.

托尼在他屈指可数的人生轨迹中,头一次这么认真的对待恋爱。

他交过不少女朋友,但是恋情都没有持续多久。而跟史蒂夫.罗杰斯在一起则不一样。

大大的不一样。

“最后一单,娜塔。”托尼把账单递给红发老板娘。

“剩下的就是分小费,然后搞搞卫生,上帝啊。”

“终于打烊了。”索尔长叹一声拽过一把椅子坐下。

“我都快累瘫了。”

“小费还是挺丰厚的。”

班纳隔着桌子把一叠钞票推给托尼:“今天的酒客很大方。”

“史蒂夫,你准备走了吗?”托尼对着员工休息室大喊。

史蒂夫换好衣服走出来,“等等,我拿上外套。”

他低头吻了托尼一下。克林特捂住眼睛,索尔则大声尖叫。

“公共场合成什么体统!”

“对啊,帮帮忙。”班纳也微笑着说:“回家再好好磨蹭吧。”

托尼不好意思地抿了下嘴巴,起身穿好外套。

“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嘛。史蒂夫负责吧台,今天的客人又多,整整八个小时没说上话呢。”

“你们就隔着四英尺!”

“好啦,托尼,”史蒂夫穿好外套:“回家?”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两人自从光明正大地确定关系之后越来越黏了?”克林特看着史蒂夫和托尼牵着手走出小巷。

“都怪你当时要多一句嘴。”索尔阴郁地说。

“我也很想恋爱……感觉真美好……”

只有娜塔莎高坐在老板娘的宝座上,端详着她的几位一米八九左右的男员工们嘁嘁喳喳。

“呵,男人。”

 

托尼坐在餐桌边上数着钞票:“一百美元……五百美元……史蒂夫!!”

他突然大叫起来。史蒂夫顶着一头泡泡疑惑地从浴室里探出头。

“出什么事了吗,托尼?”

托尼看着手里的钞票:“这段时间我们存下了一万五千美金!”

史蒂夫瞪大眼睛:“哇哦。”

他又重复了一遍:“哇哦。”

“你准备用这个做些什么?”他问,然后突然想起。

“托尼,这些可以够付你的律师费了!”

“我想的不是这个。”托尼把钱仔细地收起来。

“这些刚好可以租下寇森的画廊,两天。”

史蒂夫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托尼。”

“别托尼我。”

“听证会的事情要比画展严肃得多。”

“听证会还早的很。”托尼说,“曼哈顿的画廊租价不是好玩的,我们要趁着现在寇森看好,再说他似乎对你有点个人崇拜……尽早地把价格杀低,把画展拿下来。”

“托尼,这真的不急。”史蒂夫说,“你的事情要比我的事情重要的多,好吗?再说,谁愿意看我的画啊。”

“你要是再胡说一句,我就拿这些钞票砸你。”托尼说,“就像我以前对我的员工那样。谁说你的事情不重要啦?如果我说了我要帮你,那我就是认真的。再说,我总觉得听证会和奥贝代亚那些事还不如你的画展来得靠谱。”

史蒂夫犹豫了:“我还是觉得我们可以等一等。”

“不行,马上就有人会比我们出更好价钱,到时候就算寇森再崇拜你,就算你答应给他收集所有珍藏卡也没有用,我们得把握这个好时机。”

托尼把史蒂夫推进浴室,“好啦,现在快去洗澡。”

史蒂夫洗完澡后站在桌子旁边,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想了想,然后他撇到了之前桌子上的,被托尼大大咧咧地放在一边的一万五千美金。

他犹豫了一下,拿起那卷钞票数了数,偷偷地分了一小部分出来,用油纸包好藏在了厨柜顶层,托尼不搭梯子绝对够不到的地方。

 

“你需要一个画展让所有人,尤其是曼哈顿那些附庸风雅的有钱人记住你的名字,”

托尼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一边仍旧涛涛不绝:“然后你就可以慢慢地出售个人画册,拍卖,给上东区名流们的卧室或者办公室画画……飞黄腾达就是指的这个。”

史蒂夫望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再看吧。”

“再看?成功离我们不过一步之遥……”

托尼突然停顿下来,第一次发现房间里有点不对劲。

“我的床呢?”

他刚刚搬进来的时候史蒂夫给他收拾的行军床,连同上面的被子,一同没有了着落。

史蒂夫一摊手:“我送给隔壁的爷爷了,他有的时候野外郊游的时候要用。”

“那我……”

“老是睡行军床对颈椎不好。你才二十一岁,我可不想你年纪轻轻就有颈椎病。还有就是……”史蒂夫停顿了一下。

“我们已经确定了关系,托尼。”

“我想我们应该一起睡。”

托尼的脸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他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慢慢地爬到史蒂夫那张大床上,掀开被子躺下来。

史蒂夫搂住他,两人舒服地贴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晚安,托尼。”史蒂夫在托尼头上一吻。

托尼抓住他的睡袍领子,“嗯。”

 

曼哈顿。

“欢迎光临本……又是你。”寇森不耐烦地放下眼镜。

“有什么事吗,大少爷?”

托尼把一叠钞票往他桌上一甩。

“定金。我要租你的画廊,两天。给史蒂夫办画展。”

“你给史蒂夫办画展?”寇森怀疑地说,“现在你在曼哈顿一个朋友都没有。不是我说,斯塔克,现在没人敢和你的名字扯上关系。办画展是需要很多关系的。”

“所以,”托尼按住那叠钱:“我才来找你啊。”

“你就这么自信我会帮你?”

“这可是史蒂夫的梦想……”托尼摆出一副被打动了的神情:“而它一定要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好吧,”寇森叹了口气:“但不是帮你,斯塔克。”

 

与此同时,布鲁克林。

“谁啊?”史蒂夫系着围裙,手忙脚乱地打开门。

“贾……贾维斯先生?”

“叫贾维斯就好,罗杰斯上尉。”贾维斯彬彬有礼地说,“抱歉我没有事先预约,你在忙吗?”

“……没事,只是这里一般没有访客。”史蒂夫让他进来。

“你自己找个地方坐吧,托尼马上就回来了。”

贾维斯犹豫了很久,最后小心翼翼地坐在床沿。

“是这样,罗杰斯上尉……”

“叫我史蒂夫就好了。”

“好的罗杰斯上尉。”贾维斯从善如流。“这煎饼好香啊。”

“还可以吧?”史蒂夫把盘子递过来:“托尼喜欢……”

“少爷喜欢煎薄饼,没错。”贾维斯笑眯眯地说:“他小的时候天天吵着让我做给他吃。说实话我一直担心他在外面住的时候吃不上好的东西……看来我是多虑了。这是我吃过的最棒的煎饼。”

“那就再来一块。”史蒂夫说,“您特地来拜访有什么事吗?”

“按理来说我是不能过来的。”贾维斯犹豫了:“但是我确实很想帮助少爷,所以我找准了机会。关于那个听证会的事情……我找了以前先生的律师,他愿意再次提供帮助。他的帮助很有意义,罗杰斯上尉。”

史蒂夫点点头。

“但是他的收费是每小时一千五百美元。”贾维斯平静地说,“我愿意提供帮助,但是我的财产随斯塔克先生的账户一起冻结了。所以我才特地前来问问你们的想法。”

“我听说少爷在筹办一场画展。”

“噢,是,”史蒂夫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是筹办我的个人画展。他相当坚持,虽然我说这件事情不着急。我想他总是喜欢把身边的人放在自己之前考虑。”

“这举动真的非常少爷,”贾维斯笑了。

“只要是少爷的决定,我完全支持。祝你的画展取得成功,罗杰斯上尉。能有人圆梦永远是一件美好的事。”

“等等,贾维斯。”史蒂夫突然叫住他。

他走到橱柜顶上,取出那一叠钱。

“我留下了一笔应急费用……”

他把一叠皱巴巴的,各种面值,甚至还有硬币的钱塞到贾维斯手里。

“一千五百块,正好付一个小时费用。”他说。

贾维斯心情复杂地看着那叠钞票:“我不知道现在他们还生产这么小面额的纸币……”

“托尼刚来的时候跟你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非常正确而且高明的举动,罗杰斯上尉,”贾维斯起身打开门,向他微微鞠躬。

“我猜现在您和少爷都可以实现你们自己的梦想了。期待看到您的大作挂在斯塔克总裁的办公室里。”

史蒂夫目送着他上车离开,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微笑。

贾维斯说的没错,他就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托尼就这么大大咧咧,毫不迟疑地推着他完成了这一切。

要是他们不曾相遇的话,他可能永远都只是做着梦,然后在酒吧端盘子的间隙里偷偷在纸巾上画几笔而已。

把他的人生搅得天翻地覆还真是过分,史蒂夫想。

托尼.斯塔克需要好好负责并补偿他,就在今晚。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9)
热度(329)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