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24

前文见TAG

24.

“哎呦。”克林特说。

“像模像样的。”索尔说。

“不错。”班纳点头。

娜塔莎品尝了一下香槟,表示赞赏。

他们站在刚刚布置好的展厅中心,离画展开始只剩下两个小时了。寇森刚刚来过,告诉史蒂夫邀请函已经全部发出,媒体也在路上。

史蒂夫邀请了酒吧里的一群人,而他们则一边嘴上嫌弃着,一边精心地打扮好赶过来。

“要是史蒂夫真的从此出名了,我还等着他提携我呢。”克林特说。

索尔则四处张望,发现另一位重要人物似乎还未到场:“托尼人在哪儿?”

“急什么,大个子。”

熟悉的声音响起,托尼缓缓走下楼梯。他穿着纯白色的西装,史蒂夫不得不承认托尼似乎就是为了穿这样堂皇的装束而生的,他此刻看上去那么妥帖,那么自在,又像是回到了以前优雅的公子的时期。

“这样的场合我总是要迟到的,这是身份。”托尼把玩着袖口,微微一笑。

克林特连嘲讽他这句话都忘记了,因为托尼看上去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你今天看上去很棒。”史蒂夫搂过他,轻轻吻了吻。

托尼踮起脚尖回吻他,“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

“可不是,等了十几年了。”史蒂夫说,“从小我就喜欢趴在这样的玻璃窗前看画,幻想着有一天我自己也能够……”

他突然打住,大家都疑惑地看着他:“没事,大家去吃点心吧。”

“我再去后面的展厅检查最后一遍。”托尼吻吻他的脸。

“快点回来。”史蒂夫抓住他的手臂。

“等一下开幕的时候我想让你致辞。”

托尼没想到他突然来这么一下。

“不行……我的意思是……我没准备……这是你的画展……”

“没有你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史蒂夫强调了一遍。

“拜托,托尼,你不许临阵脱逃。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你让我一步步地走到这里。”

“好吧。”托尼叹了口气:“我准备一下。”

“我等你回来。”史蒂夫说。

 

托尼走到后面的展厅,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所有的设备以防出现纰漏。

还好,什么都没有。

他在长椅上坐下,开始仔细思考史蒂夫的提议。

如果没有他……他之前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少爷。”贾维斯在黑暗中轻轻地说。

“啊!”托尼吓得从长椅上跳起来。

“贾维斯!你怎么在这里?干嘛躲在这儿?你来干什么?”

“我不想被人发现,少爷。”贾维斯说,“我是带着委托来的。”

“什么委托?”

“来自奥贝代亚.斯坦先生的委托。他叫我带你去大厦一趟。他想和你谈谈。”

 

画展大厅。

“马上就要开始了。”克林特说,“斯塔克又跑到哪里去了?他现在应该过来准备揭幕的。”

娜塔莎站在红红的幕布前,那块幕布挡住了画廊的门和玻璃,使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的景象。

“你说那后面有多少人?”

“不知道。”克林特竖起耳朵听了听:“挺吵啊,应该很多人等着看画展吧。”

“你说我们悄悄把幕布掀开一下……”

“万一有摄像机或者YOUTUBE直播怎么办?!”

史蒂夫全程没有参与谈话,他焦躁地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是不是抬头看看表。

寇森风风火火地走过来。

“好了没有?这里怎么搞的?”他大声问:“为什么我还没有等到揭幕信号?史蒂夫,时间已经到了!”

“对不起,我想再等等。”史蒂夫抱歉地说。

“那……万一外面有玛莎斯图尔特怎么办?”寇森犹豫着:“她最恨不准时……”

“史蒂夫想等托尼过来一起和他揭幕。”娜塔莎说。

 

“什么……?”托尼一下子没有消化脑海中的信息,他呆呆地坐在长凳上。

“奥贝代亚想见我?他不是巴不得我滚远一点吗?”

他咬紧嘴唇:“他要见我干什么?”

“你知道我无法拒绝。”贾维斯看上去有些无奈。

“奥贝代亚先生听说你打算雇佣你父亲以前的律师,他提出不走听证会或者其他法庭的程序,让他和你两个人一起谈判,关于斯塔克企业及其旗下产业,以及你父亲遗产的归属和分配问题。”

“你的意思是他想私了?”托尼反问。

“为什么?”

“我不知道原因,少爷。”

“但是他提出会给你十分丰厚的报偿。”

托尼沉默了。

“贾维斯。”良久以后他轻轻地说:“你知道我不能去。今天是史蒂夫画展开幕的日子。”

“少爷。”贾维斯叹息一声。

托尼低着头:“贾维斯……我不能离开他。”

“少爷——恕我冒昧——”

“您必须要离开他。”

像是有炸弹在寂静空气里炸响。

贾维斯闭上眼睛,下定决心的样子:“对不起,少爷,真的非常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你只好缺席了。”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谁?”

汉默走出来。

“奥贝叫我来的,他果然还是不放心你,贾维斯老兄,你老是半天没法切入正题。你退下吧,让我来和托尼谈。”

 

“这个该死的斯塔克。”寇森嘟囔一句,“他跑到哪里去了……每次都是这样……把我当保姆使唤……”

“哪里都找不到他。”班纳说。

大厅里娜塔莎她们也开始着急起来。离正式开幕的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然而史蒂夫坚持要等托尼到场。

“算了吧,史蒂夫,反正这是你的画展……”克林特小声地提出建议,被索尔一眼刀飞回去。

“斯塔克永远都是这样。”寇森说。他还不了解情况,于是口无遮拦。

“不管他是不是破产了,经历了什么,住在哪里,他的身上永远带着曼哈顿高楼大厦的基因。这是改变不了的。”

史蒂夫默默摇摇头。

“别说了,”娜塔莎阻止他,又看了看史蒂夫。

“我们还等最后五分钟。”

 

汉默假装亲昵地走到他身边坐下。

“你还是太年轻。”

“奥贝先生为人一向很大度,愿意给你第二次机会。你就照着他的做吧!”

托尼不说话。

“让我来说说你答应我们的好处。”汉默慢条斯理,信心十足。

“外面就有一辆玛莎拉蒂等着你,我敢说你已经很久没有坐过这么高档的车了吧。总之,我们会给你提供一个新的住处,就在曼哈顿。在董事会议的期间内呢,你就住在那里……”

“董事会议?”

“财产分配转移需要所有董事签字,跟酒吧那群狐朋狗友混的时间太长了?总之,董事会议会持续很多天,期间奥贝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等到会议结束了以后,我们就让你回到马里布别墅里然后给你每月津贴,你以后不用工作就可以生活得很好了!怎么样?是不是超级棒?”

贾维斯轻微地动了动,但是没有反应。

“噢,对了,会议期间贾维斯可以陪着你。”汉默说。

“怎么样?够好吧?那就走吧!不用收拾什么直接走,那里什么都有。”

“不。”托尼说。

汉默起身的动作一顿。

“别这样,小子。”他说,“你真的还愿意继续住在布鲁克林那个肮脏的地方,在酒吧里当服务员?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霍华德.斯塔克唯一的儿子托尼.斯塔克的下场?”

“这不关你的事。”托尼强硬地说。

“我不走。”

他的手机亮了,屏幕上是史蒂夫发来的一条短信。

“你在哪里?马上就要开幕了,我需要你。一切还好吗?”

托尼刚打算开口,汉默打断他。

“安东尼,明智一点,别后悔。”

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史蒂夫打来了电话。

托尼准备按下接听按钮。

汉默的话让他动作一顿。

“噢,差点忘了,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不答应的坏处。”他说,“我不会武力威胁,没这么蠢。但是这家伙,”

他指指贾维斯,“这家伙会遭殃。”

“你会成为全纽约最让人痛恨的人。”

“你亲爱的史蒂夫 还有那一帮朋友……奥贝有本事五秒内派人毁掉这个画展,酒吧也一样,可能会被‘一不小心’夷为平地。”

“你以为史蒂夫还能安住在他的公寓里?他会被赶出来。到了最后,只有西部才会容纳他和他那无处安放的梦想。好好想想吧,托尼。”

“你不会希望我们大费周章地让这一切发生的。”

托尼的手悬停在手机屏幕上,史蒂夫的来电还在闪烁着。

贾维斯呼吸屏住了,看着这一幕。

时间像是静止。

……

……

托尼切断电话。

汉默松了口气。

“这就对了,安东尼。现在我们走吧。”

几个保镖上来搀住托尼,把他往玛莎拉蒂的方向拉。

“等等,”贾维斯叫道:“起码也得让少爷和罗杰斯先生道别……”

“费这个时间干什么?”汉默不耐烦地说。

“他们不可能再有交集了,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把手机从托尼紧攥的手里抢回去。

“别用这个了,回去后奥贝会给你配个好一点的。”

托尼几乎是被强行按进车里。贾维斯有些手足无措,被拉拽着上了另一辆车。

两辆车旋即快速而无声地驶入夜色。

 

画展大厅。

气氛像是凝固了一样。史蒂夫沉默地盯着被切断的电话,谁也不敢出声。

“可以……”寇森小心翼翼:“可以开始拉幕了吗?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史蒂夫点点头。

“我需要你站在聚光灯下面。”寇森说。

史蒂夫照做了。

克林特跑过去和索尔坐在一起,忍不住开始激动起来:“你说我会不会看见二链?卡戴珊会不会来?”

“别叫镜头拍到你那蠢样。”

“寇森,拉幕吧。”娜塔莎说。

“大家准备好,面对镜头的时候千万不要闭眼睛。”

史蒂夫站在台上,被聚光灯晃花了眼。

他没法感觉到什么,只能察觉空气突然十分安静。

他适应光线后首先看到的是克林特脸上讪讪的神情。

接着他看到拉起的幕布外,精心准备过的,托尼亲自一朵一朵插上花的,偌大的等候厅里,没有名流,没有记者,甚至没有任何观众。

只有三三两两好奇的路人和小孩在里头好奇地望着他。



TBC

想起了毕业时班主任题给我的一句话:

“人生处处都是彩虹,前提是你能穿越风雨。”

虽然很非,现在想来的确有道理。


评论 ( 30 )
热度 ( 2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