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25

目录见TAG

完结倒计时

史蒂夫找到了个好帮手

25.


“说真的,谁发明的拉幕这个鬼仪式?”娜塔莎说。

“早就说我们应该提前看看的。”索尔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实在是太尴尬了。”

“后来不是还来了一些人吗?”班纳安慰道,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擦桌子的史蒂夫。

“那是寇森东奔西走请来的……”

他们不说话了,今晚的酒吧照样还是热闹,可是看上去抑郁得快要死人了一样。

史蒂夫整晚没有参与谈话,或者说根本没有说话。

“这么多事情一下子发生在他身上……我也经受不起这个打击。”克林特说。

“托尼的辞职邮件你回复了吗?”

“刚刚回复了,贾维斯讲话有礼貌到我有点不舒服。”娜塔莎说,“他怎么突然说走就走啊?昨天画展之前明明还很好的,一直很兴奋的,看上去也很期待……”

“欸,你又不是没看新闻。”克林特说。

“他会出席斯塔克企业的董事会议,说不定能分到一大笔钱。人家现在已经搬进长岛的住宅里了,当然不会还来这里工作。”

他打了个哈欠:“要是我突然有这么多钱,我也是说走就走好吗?”

“那史蒂夫呢?史蒂夫怎么办?”班纳压低声音。

“托尼不会是和他……”

“他挂了他的电话……”

“托尼不是那种人吧?”

“他看上去那么喜欢史蒂夫……”

娜塔莎叫他们别说了。

史蒂夫今晚的心情可不能因为他们变得更糟。

“其实我都已经有点习惯破产后的托尼了……”索尔玩着酒杯。

“你知道,意思就是,我以为他开始和我们一样的时候,我已经忘了他其实以前是一个很有钱的富豪的时候……一切突然又回到了原样。”

他们同时看向史蒂夫。他似乎一切日常,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不过现在因为托尼走了,他需要负责所有的区域,而他总是避免往窗户的方向走。

“喂,史蒂夫!”娜塔莎朝他招手:“别忙了,今晚没什么客人。过来一起喝杯酒。”

史蒂夫丢下抹布走过来,索尔惊讶地看着难得喝酒的他一下子喝完一大杯威士忌。

“感觉好些了吗?”娜塔莎同情地问。

史蒂夫摇摇头,把脸埋进手臂里。

其余人复杂对视一眼。

毫无疑问托尼这一次做得太过分——起码也要道别一下的。

“史蒂夫……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找他。”娜塔莎轻声说。

“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史蒂夫不说话。

胳膊底下传来了隐忍的哭泣声。

索尔看上去真的被吓到了,他们认识史蒂夫那么久,第一次看见他哭。

“我昨天……”史蒂夫的声音闷闷的:“我昨天回公寓,看见他……他给我留了一沓钱……房费……什么也没带走但是……他不打算再来了……”

“史蒂夫,甜心,亲爱的,”娜塔莎拍着他,“噢,这又不是你的错。”

“我不想……我不知道……呜呜……”

他已经失去梦想了。

为什么还要失去他。

 

史蒂夫把门锁好,回身拿上自己的外套。

他没有往公寓的方向走,而是沿着布鲁克林大道走去。

他不想回去。那个房间里处处都是托尼的痕迹。

枕头上他的头发,桌上没吃完的玉米饼,号称“天下第一”的工具箱还胡乱摊在床下。

史蒂夫还能记得昨天早上他笑着把沐浴露往他身上抹,吃饭时抢走他盘子里的卷饼,如此的场景,历历在目。

叫他回那里去还不如杀了他。

他也不想再呆在布鲁克林。暂时不想。

他和托尼多少次一起走过这些街道,那天他又是怎么带着他到处参观吃喝,在地下游戏厅里一起打游戏。史蒂夫还记得他在高塔上指给托尼看斯塔克大厦的方向,告诉他终究有一天他会回去的。

现在他真的回去了。

他一直漫游到早上七点,早起喧嚣的人群惊醒了他,史蒂夫这才意识到他一路走到了皇后区。

又有什么分别呢?反正托尼永远不会属于这些地方。

他正准备往回走,这时一只小手突然拉住他的衣服。

“你!”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认识你!你总是和斯塔克老师在一起!”

“彼得?”

史蒂夫惊讶地停住脚步。

小小的彼得仰头望着他,他这才记起他的确住在皇后区。

“你怎么跑出来了?……你的梅阿姨呢?”

“斯塔克先生去哪儿了?”彼得问。

史蒂夫的眼神黯淡下来。

“我不知道。”

他转身准备走,彼得按住他的衣服一角。

“斯塔克老师去哪儿了!”他的声音带着哭腔。

“他不在幼儿园了!好久不在了!我想要斯塔克老师……”

他蹲下来开始大哭。

史蒂夫没办法,只能拍拍他的头。

“我想要斯塔克老师……”彼得惨兮兮地说。

“呜呜……想要斯塔克老师……”

史蒂夫左右为难起来。彼得的哭声让他头痛,简直没法好好思考。

“好吧。”最后他下定决心,“我带你去找你的斯塔克老师。”

 

史蒂夫带着彼得,乘计程车来到长岛。彼得的哭声在他们驶上那一条安静的,绿树成荫的街道的时候静止了,他开始好奇地扒住车窗打量着路边一排排整齐精致的别墅,似乎也明白这地方不允许毫无礼仪的吵闹。

史蒂夫按照新闻里拍摄的照片,找到相似的房子。他刚刚下车就被两个保镖拦住了。

“找谁?”

“托尼.斯塔克。”史蒂夫说。

“斯塔克先生现在谁也不能见。”一个保镖说。

史蒂夫敏锐地注意到他的措辞。

不能。

“拜托了,这里有个孩子很想他。”他牵着彼得的手。

保镖嗤笑一声:“想见托尼.斯塔克的小孩多了。”

“这不一样!”彼得尖锐的声音突然想起来,划破空气里舒适的寂静。

“他是我的老师!斯塔克老师!!”

“喂,小屁孩,” 保镖慌慌张张,“快闭嘴……”

“怎么了?”贾维斯探出头来,看到史蒂夫后微微一顿。

“发生什么事了?”他平静地问。

“这两个人想见托尼.斯塔克。”一位保镖说。

贾维斯点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什么?”保镖看上去很惊讶。

“你知道规矩……”

“我知道规矩。”贾维斯强硬地说,“拜托,见两个人又没关系。你们这是关犯人吗?”

“那位保镖不情愿地打开门。

“不许超过十分钟。还有你,”他对贾维斯说,“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就怪在你头上。”

史蒂夫牵着彼得,小心翼翼地走进这座静谧的大宅。

贾维斯将他们领进书房:“在这里等一会儿。”

接着便是他的皮鞋踏在柔软的地毯上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走廊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书房的门被猛地撞开,托尼冲进来,却在看到史蒂夫的后一秒猛然停住。

“斯塔克老师!”彼得大叫着,猛地扑进他怀里。

托尼弯腰搂住彼得,依旧不发一言。

彼得抬起头的时候眼泪汪汪:“你怎么不来幼儿园啊……”

“对不起,”托尼低声说,摸摸彼得毛茸茸的卷发。

“真的很对不起。”

他直起身子看着史蒂夫。史蒂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尽管他在来的路上排练了很久,可是刚刚在保镖和贾维斯的对话中他似乎听出了一些别的东西,他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东西。

“你来干什么?”托尼轻轻地问。

史蒂夫回过神。

“我带着彼得过来,他说他想见你。”

他努力压抑住话中的情绪,让自己显得很冷淡。

果然,托尼看上去就像被刺伤了一样。

“我……”他说,“我很抱歉,那个画展……”

“哦,你也听说了?”史蒂夫问。

“我还以为这件事被你复出的新闻完全掩盖了呢。托尼。”

他走进他,仅仅是想要触碰他,可是他强迫自己收回手。

“你说的对,那是我的梦想,不是你的。你非得一腔热血的带着我往前走,现在你看到结果了吗?”

托尼瞪大眼睛:“你不可以这样——”他说。

“这不——这不公平——”

“本身就没有什么是公平的。”史蒂夫说,“就像你住在这座宅子里,我住在布鲁克林的小公寓一样。我们不是一路人,永远也不会是。”

他闭上眼睛说出这句话,托尼的眼神分分钟能够叫他改变想法。

“彼得,我们走。”

他从僵在原地的托尼怀里拽出彼得,后者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被跌跌撞撞地牵着往外走去。

当史蒂夫快走到门边的时候,一个花瓶猛地砸过来,在他脑袋旁的墙壁上化为碎片。

他听见托尼带着哭腔的怒骂:“你他妈个混蛋!”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贾维斯拿着他的外套在门厅里恭敬地等候。他的职业素养真是好样的,对刚刚楼上闹出的那么大的动静无动于衷。

他鞠了一躬目送着史蒂夫和彼得上计程车,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里,打开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一条邮件。

“明天九点半那个地方,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2)
热度(283)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