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27

目录见tag

铺垫了那么久,终于在这一章完美点题~


27.

贾维斯再次在酒吧的桌子边坐下,这一次他显得从容多了。

“少爷有点点信任无能的毛病。”他开门见山地解释说,“对,我觉得可能是父辈的影响,他似乎格外不能忍受被人抛弃。”

史蒂夫的感觉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好多少。

“所以,即使在他知道你的表现是在假装的情况下,他还是很生气。”贾维斯说,“更多的是生他自己的气。他觉得很愧疚。因为画展,因为你,因为这一切。他觉得自己已经犯下错误了,不容许自己再因为和你太接近而犯另一个错误。”

“他真这么说?”克林特惊奇地问。

“没有,他一句话也没说。都是我猜出来的。”贾维斯云淡风轻地回答。

“放心,我照顾了少爷十几年,早就足够了解他了。这些分析绝对没有错。”

“总之就是托尼.斯塔克不想再和你在一起的意思。”娜塔莎说。

从史蒂夫的表情来看,这句话似乎成为了击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罗杰斯先生,你也别太沮丧。”贾维斯见状安慰道:“少爷只是需要时间。而你可以通过努力重新获得他的信任。”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放下酒杯。

“昨晚袭击他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汉默先生和他的同伙们即将面临审讯。”贾维斯轻松地说,“奥贝代亚先生不知怎么地,居然摆脱了关系,今天还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董事会议上。”

“不过呢,这一切都不是问题。”贾维斯起身看看表:“我相信托尼少爷。他总是能够达成他的目标。”

他拍拍史蒂夫的肩膀。

“接下来就祝你好运了,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的作战会议正式开始。”克林特宣布。

酒吧打烊后他们聚在一起,决定为史蒂夫和托尼.斯塔克如何重归于好而出谋划策。

“你们两个真善于把亲密关系搞复杂。”娜塔莎说,“要我提议的话,去把他从宅子里抓出来按在墙上[——]一顿,记得不要带套就好了。”

“娜塔……”

“开个玩笑。”

他们讨论了很久,始终得不出一个确切答案。在此过程中,史蒂夫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喝酒。

“他以前从不这样的。”索尔悄悄对班纳说。

“我感觉娜塔莎的存货就要被他喝光了。而娜塔莎没有对他发火的唯一原因也是体谅他在失恋期。”

“别把我说的这么小气。”娜塔莎说,“史蒂夫,介于你是我的员工中最讲礼貌最兢兢业业的代表,如果这能够让你好受一点的话,我把酒吧借给你喝都行。”

史蒂夫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唉,就是因为那个画展。”克林特忧愁地叹了口气。

“托尼为了那个画展精心准备了这么久,结果搞砸了,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史蒂夫猛地抬起头来。

“再说一遍?”他嗓音沙哑地问。

“什么?”

“最后一句话,再说一遍。”

克林特看上去像是被吓到了,他结结巴巴地。

“嗯……就是……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他觉得这是他的错,因为你一直想有个自己的画展,而他搞砸了你的梦想。”

他索性一股脑的全部说出来,“你看,这就是为什么即使你们的误会解开了,他却仍然不想见你。”

史蒂夫看上去像是愣在了原地。

索尔很震惊。

“我以前怎么没有觉得小鸟的情商这么高?”

史蒂夫突然一推桌子站起来,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画展。”他说,“没错。”

班纳战战兢兢:“还好么?史蒂夫?”

史蒂夫像是顿悟了一样。

“这是我的梦想,不关他的事,所以他才……没错!我的梦想不在曼哈顿,是在……”

“娜塔莎。”他突然叫道。

“哎?”

“如果我可以用你的酒吧的话,我为什么要去租曼哈顿的画廊?”

 

“我不要你的破礼物!”

幼儿园里,彼得少见地大发脾气,把史蒂夫送他的宇宙飞船扔到墙上。

“你和斯塔克老师吵架,还让他伤心了!坏人!”

“……”史蒂夫揉揉太阳穴,蹲下来,第十四遍耐心向小男孩解释。

“是的,我是个坏人,我错的很离谱。”

 彼得停下动作,不服气地看着他。

“你还把我拖走了。”

“那是因为当时有人在监视我们。”史蒂夫说,“我不想你或者托尼受到伤害。彼得,好好听我说,好吗?”

彼得消停下来。

“嗯哼。”

“任何人之间都会吵架,都会有矛盾的。”史蒂夫说,“尤其是当你还爱着他的时候,因为你太爱他了,有时这简直无法避免。但是,好在我们还有机会,在事情变得无法挽回之前跟那个人说‘我其实不想和你吵架,我们其实可以谈谈,其实我很爱你。’,我的意思是,坏人也可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是吗?”

彼得沉默了一下,点点头。

“好吧。你要和斯塔克老师……嗯……重新成为……”

“我要修补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你打算这么说。”史蒂夫说,“可是彼得,要做到这一点的话,我需要你的帮助。”

彼得疑惑地看着他。

“你愿意帮助我吗?彼得?”

“……好吧,我想我愿意帮帮你。”彼得说。

“那你有没有什么好点子?”

 

“少爷,有人找。”贾维斯恭敬地敲门。

托尼把手里的文件甩到一边:“告诉他我不想见他。”

“不是罗杰斯先生,少爷。是小……帕克先生。”

贾维斯只觉得自己脚边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快地一闪,接着彼得就扑了过去。

“斯塔克老师!”

托尼惊讶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有时间来看我?你来干什么?”

“我想看看斯塔克老师。”彼得开始努力回忆史蒂夫告诉他的话,可是越急越记不住。

“嗯我想……我想……带着斯塔克老师去……嗯……”

托尼疑惑地看着他。

彼得脸都憋红了:“我想让斯塔克老师带我去散步……”

“可以啊!”托尼高兴地说,“长岛有一条特别好看的林荫道——”

“嗯,我想斯塔克老师带我去布鲁克林……散步。”

贾维斯差点笑出声来,托尼脸色一沉。

“为什么?”他蹲下来:“这边空气比较好啊。”

“因为这样梅姨比较容易找到我。”彼得抛弃了史蒂夫告诉他的脚本:“不然她很担心的。”

他尝试用最真诚的眼神凝视托尼。

史蒂夫欠他一个巴斯光年,因为老师说过不能说谎。

托尼叹了口气。

“那我们去布鲁克林转转。”

“我去备车。”贾维斯说。

 

当彼得用力牵着他往酒吧的方向拽的时候,饶是托尼再怎么自欺欺人,此刻也没法做到无动于衷。

“彼得,那个,我们换一条道走好不好?”

托尼尝试和他商量:“我不太想走那边……”

“不行!”

他坚决的态度让托尼一阵惊讶:“为什么?”

“因为……因为……”彼得再也憋不住了。

“因为那里有一个画展!”

 

一个与众不同的画展。

布鲁克林很少出现这样的玩意,大家全部挤在门口,想要往里头看一看。

画展办在一个酒吧里面,据说作者就是酒吧的服务生。可是他的画画的相当好,毫无疑问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

不出半天,排队进去参观的人已经排过了街道,连媒体也跑过来凑热闹了。

“听说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画展,请问它特殊在哪里呢?”托尼走进去的时候,听见记者在提问。

“嗯,我从来没有看过办在酒吧里的画展,”托尼听见参观者说,“真的非常新奇……”

“作为一个在布鲁克林区生活的人,我只能说感同身受……他真正画出了我们生活的灵魂。”

托尼停不下他的脚步,他只想往里走,快一点走。

“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还有一个最特别的……”他听见参观者回答,然后他终于走进酒吧,因为眼前所看到的场景而呼吸一滞。

“这些画画的都是同一个男人。”

他熟悉的酒吧焕然一新,桌子全部撤出去了。史蒂夫的画挂满了墙壁,画里头是仿佛被时间记录下来的托尼,全是托尼。

“他大概是酒馆的服务生什么的,很年轻,眼睛很漂亮,说实话长得有点像电视里的那个……你能看到有一幅画是他在擦杯子,有一幅是他在端酒……还有生活场景,逛超市,拧床单,修炉子,在地下游戏厅玩街机,海边沙滩上……全是同一个角度,好像有一个人在看他一样。嘿,我也不是行家,可是我觉得他应该是和作者很亲密的一个人,我觉得作者应该……”

“……非常爱他。”

托尼看见了史蒂夫,史蒂夫也看见了他。

不知道有谁突然喊起来:“他就是画里那个人!”

“这不是托尼.斯塔克吗?”

“画里那个人是托尼.斯塔克吗?!”

托尼抿了抿嘴,看着史蒂夫走过来。

“对不起,”他走到他跟前,急促地说。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我马上赶他们走。是我的错,我忘记了你其实很有名……我只是想要告诉你……”

“噢,你闭嘴吧。”托尼说。

他拉住史蒂夫的领带让他低下头,吻了他。

人群尖叫起来,闪光灯亮成一片。史蒂夫什么也听不到了,他只是用力地,紧紧地搂住托尼的腰,把他抱在自己怀里,温柔又热烈地吻着他。

史蒂夫本来准备好了一肚子要说的话,这些或者是解释或者是道歉或者是表白的话语在通过他的心脏的时候全部过滤了。

只剩下一句。

“我爱你。”

“我也是。”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9)
热度(314)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