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all铁】单亲奶爸争夺战(修罗场,一发完)

★隔壁有着漂亮眼睛和甜蜜笑容的单亲爸爸引起众人注意,围绕着可爱奶爸的战争一触即发!

★CP盾铁,虫铁,哈铁,冬铁,修罗场

★喝多了写的




+


托尼费劲地一手抱着冬妮娅,一手抱着一大袋待签署的文件下车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已经吸引了附近所有邻居的注意。可能是因为小婴儿正在他怀里大声哭叫,一个小时前哈皮开车运过来堆积成山的项目列表令他心烦意乱,毕竟既当总裁又当奶爸,从来不是件容易事。

他自然没有意识到,街区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因为他的到来而掀起了多大的波澜。

比方说,对面的草坪上看似在除草的那几个。

“托尼?”巴恩斯说,并不在意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是否完全的沉溺且着迷:“他搬来了……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我们应该……我们应该帮帮他。”

“同意。”史蒂夫说,“不过你不是还要上班吗?我来吧。”

“帮助邻居是我该做的,我来。”

“不不不,这也是我的责任,让我来吧。”

“我来吧。”

娜塔莎不耐烦地挤开他们两个,“都收手。托尼是斯塔克工业的总裁,他怀里那个孩子是从前和他传闻有私情的女演员塞给他的,现在那个女演员已经搬到国外去了,孩子是不是亲生目前还有争论,但托尼一直有在认真抚养她。”

“……所以他其实是个单亲爸爸?”

娜塔莎一抬头,对上两双发光的眼睛。

“我费劲心思搜集这么多情报,这就是你们的全部结论?!”


+

又比方说,推着单车打托尼家门口路过,有说有笑的两个。

“哈利,听说你的作品受到教授夸奖了?”

“没有没有,”哈利谦虚地说,“比不上你的……”

他们同时停下,望向托尼家门口。此时屋主正一边夹着宝宝,一边费劲地翻找钥匙。

彼得愣了愣:“你知道吗?我在这方面简直差劲极了,我应该找斯塔克先生补习,我听说他是这方面的天才。”

哈利急了:“别胡说,我才差劲!我应该找他补习。”

“不,是我!”

“我!”

似乎听到了争吵声,托尼回过头,对着两位气鼓鼓的小青年露出了一个有点疲惫,但绝对迷人的微笑。

“嗨。”

然后他就推门进去了。

小狼狗们在风中呆了呆,接着异口同声:

“他刚刚在朝我打招呼!”


+

工作,喂崽,工作,喂崽,托尼发誓以后再也不在外头惹啥风流债了,而且他要喂崽。

但这种东西哪是想躲就躲得开的。

“哦哦哦!糟。”冬妮娅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把刚刚吃下去的牛奶全部吐在了他的衣服上。托尼一不留神,一瓶奶差点全泼出去。

“嗨!你没事吧?”

危急时刻有人赶来,堪堪稳住了他。史蒂夫——应该是叫这个名字——温热的胸膛抵着他的,大掌轻柔地将瓶子扶正:“你们家宝宝看来胃口不太好。”

冬妮娅呛了一下,史蒂夫望着她微笑起来。

“哦,呃,谢谢,”托尼有些惊慌,他现在看上去狼狈极了,衬衫上沾着牛奶,一头乱发,站在他高大结实的邻居面前。

“她一直不肯喝牛奶……我猜是过早脱离母亲喂养的缘故。”

“大概,”史蒂夫说,凑近伸手逗了逗她。他一只手扶着托尼的肩膀,那金色的短发就在他鼻子底下:“我想我有办法解决这个。”


+

托尼站在洗碗台边,看史蒂夫调配好冬妮娅的新奶。小宝宝几乎立刻就把它吃下去,并且没有反吐,几乎是个奇迹。

“上帝,”托尼叹息道,“我就是个糟糕的爸爸。”

“别这么说。”史蒂夫温柔地看着他:“你看上去很累。”

托尼点点头,但他还是走到摇篮边抱起冬妮娅,轻轻摇晃。

“没办法,虽然她有的时候就是个十足的小恶魔,但是还是叫人没法不爱她。”托尼说,垂下眼睛的样子让史蒂夫心跳异常加速,而且不知何时他已经挪得很近,手撑在台面上,那是一个亲密又温暖的姿势,而且托尼没有说不。

“真是太感谢你啦,你应该告诉我你的秘方。”托尼说。

史蒂夫耸耸肩:“秘方绝不外传。”托尼眼睛瞪大了,他补充一句:“除非你和我一起吃晚饭,我亲自下厨。”

托尼看上去有点犹豫:“那孩子怎么办?”

“我会给她找一个好保姆的。”娜塔莎绝对会为此杀了他,但史蒂夫觉得这值得一试。

+

史蒂夫打开门的时候呼吸暂停了一下。看得出来托尼为这顿晚饭特地打扮过了,为了不在邻居面前失礼他换上了最好的领带,马甲恰到好处地掐出腰部,朝史蒂夫展开明媚的微笑:“嗨。”

“你看上去真棒。”史蒂夫一边关上他身后的门一边说。

“你的围裙也很棒,”托尼夸奖着,“我已经闻到香味了。”接着他似乎意识到史蒂夫没说话,于是抬起头。

他们离得太近了,史蒂夫想,可爱的棕色小卷发甚至还在晃荡。如果此时他吻他会怎样呢?他明显对他有好感不是吗?他是个单亲爸爸……

“史蒂夫?”

门铃声打断了他的动作,托尼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开了门。

“嗨唉!!!!!”

像是两股小型旋风,一口气涌进来。

“我们听说这里有派对!”哈利说。

“我带了梅姨做的核桃烤面包!”彼得笑得一脸灿烂,还眨了眨眼睛。

“史蒂夫,是你邀请的他们吗?”托尼惊喜地说,“我听说你们两位在麻省理工?”

“我没——”史蒂夫强行咽下怒气。

“斯塔克先生!久仰大名!”

“斯塔克先生,我听说您当年……”

“斯塔克先生!”

“作为校友,很乐意答疑解惑,”托尼微笑着,两个小坏蛋一左一右夹住他,彼得更是耍赖似的搂着他的胳膊,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将脑袋挨在托尼腿边。

+

就像娜塔莎一直疑惑的,在所有人中,巴恩斯一直迟迟没有采取行动。相比较史蒂夫和另外两只小鸟整天在托尼看不见的地方你争我抢,巴恩斯在面对托尼时出奇地话少且冷淡,让托尼误以为这位邻居对他有些意见。

但某一天事情还是发生了。托尼正在学着自己除草,当他为了冬妮娅能有一个正常成长的环境从曼哈顿中心大厦搬来这片小街区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个人学着打理这些事有多难。

“啊,该死,”他费力地向外拔,可是除草机卡在门廊的缝隙里一动不动:“该死。”他挫败地骂了一句。

冬妮娅咯咯地笑起来。

“怎么,看我出糗很高兴是吗?小鬼。”

“你得把木板敲掉才行。”一个声音说,巴恩斯正趴在栏杆上,衬衫敞开着,头发凌乱地拢在脑后扎成马尾。

“是,我……我知道。”托尼很没底气地说,想要阻止他帮忙,可是巴恩斯一手撑着栅栏,轻轻松松地越过来,走到他身边。

“远一点。”他说,手臂发力,把除草剂拔了出来。

托尼看着他,巴恩斯无疑相当强壮,这让他想起史蒂夫以前似乎提过,关于他在战场上负伤的事情。

把木板扶回原位时巴恩斯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相必是牵扯到了旧伤。

托尼看了他一会儿:“跟我来,”他扯着他的袖子。

把这么大一个汉子按到椅子里坐下不容易,但是托尼还是做到了。巴恩斯显得有些别扭,当托尼退下他的手套时一切都有了答案:义肢泛着银色的微光,一直眼神到肩胛骨的位置。

“这就是我以前为什么不太理你……”他偏过脸去,咳了一声:“怕把你吓着……怕把她吓着。”他朝冬妮娅那个方向投去一个微笑,托尼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像另外一个人,柔和又温暖。

“相信我,给她一瓶波波乐,她视你比她爸爸还亲。”托尼尽量用满不在乎的语调说,打消巴恩斯的疑虑。他坐近他,感受到他肌肉紧绷。

“也许我可以帮你。”



“我听说他们都叫你巴基。”

“嗯。”脑袋顶上的声音回复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

“詹姆斯。”

“嗯?”

“我想让你叫我詹姆斯。”

“好的詹米。”

史蒂夫他们路过托尼家窗户前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托尼坐在巴恩斯大腿中间,靠着他的胸膛,正俯身修他的手臂。当事人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单相思微笑低头看着他,一手悄悄圈住。

“他怎么敢!”一号小狼狗说。

“他怎么以前不让我帮他修?”二号小狼狗说。

“……他的手早上不都是好的吗?”三号史蒂夫茫然地说。

+

“你不能……!”

“我知道你安的什么好心……!”

“史蒂夫我警告你……”

“彼得我警告你……”

“别挤我!”

同一时间的,他们全部停下动作,仿佛一瞬间进入静音模式。

托尼侧身躺在沙发上,冬妮娅缩在他胸口,一大一小都睡得很熟,均匀地呼吸声和脸上的红晕都是一样的。托尼的卷发柔软地垂在额前,带着淡淡的黑眼圈,衬衣微敞,一只手还不忘搭在小宝宝的背上保护好她。

那一瞬间,在场的几位男人意识到:这不是什么轻易的感情玩笑,托尼是一位真正地、富有责任且无比可爱的单亲奶爸,而他不会再容易对其他人付出一切。这意味着真心、决心和全部努力,这场围绕着奶爸和他孩子的小小战争,离结束还远着呢。


【有缘后续】

咳咳,这是纯洁版本的,还有一个是真的喝了酒写出来的绝对不纯洁版的,但是最近外链都不好搞,估计难得有机会再放出来了……

就,不开车大家吃吃糖也挺好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1)
热度(512)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