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页车已锁,相关内容放群里

© 白定城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他的梦(一发完)

我 爱 我的 阿颜【大声比比】

-I-R-O-N-:

#给大白的G文解封啦~所以现在放出来~#


#阿白的本子超好看!!给阿白比心心 @白定城 #














 


 


1.在托尼·斯塔克的世界里,史蒂夫·罗杰斯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2.他出生在春天的尾巴与夏天的开头交替的时候,天空湛蓝清澈,云朵稀薄近乎透明,空气中弥漫着花草清香的气味。他像成千上万的婴儿那样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开始用他干净的、美丽的、蜜糖般的眼睛,开始观察着这个世界。


爱德华·安东尼·斯塔克。


这是霍华德给他起的名字,带着天真和可爱,以及童话般的梦幻和调皮。


 


3.他生在斯塔克的家里,富有、天才、矛盾、忙碌、又充满争议。


他像无数小孩子一样,渴望着父母的关心,但是他却不像大多数的小孩子那样,能得到他一直想要的关爱。


霍华德总是在忙,忙到几乎连和他说话都很少,更别提抱抱他了。玛利亚虽然很疼他,但是同样的,玛利亚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分给他。


他总是守在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在叫爸爸或者妈妈的时候,听不到任何回应。


老管家贾维斯是唯一会一直在房子里陪着他的人,在他每一个睁开眼睛看不见妈妈的清晨,在他每一个睡不踏实而难受的醒来的午后,在他每一次想要用哭声来吸引爸爸或者妈妈来看看他的时候,贾维斯总是会出现在他的身边,温柔的抱起他,慢慢的拍着他的背。


直到他能说话的那一天,他终于忍不住的问了贾维斯那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J···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不要我了?”


他记得贾维斯抱着他的手抖了一下,然后沉默了好久好久,才轻声的回答他,“永远都不会的,少爷。”


 


4.托尼在四岁之后就很少再哭了。


那时候的他总是想着用哭来换取注意力,直到那天,他用着斯塔克天生的好基因做出了那块电路板,小跑着到实验室想要给霍华德看换一个小小的表扬的时候,他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还记得他满心欢喜的跑进实验室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daddy”,结果听见了霍华德一声夹杂着脏话的自言自语。


然后他的父亲转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什么事?”


托尼当时忍不住的缩了一下脖子,但还是将电路板递了出去,而霍华德只是接过来之后瞥了一眼,放在了一边,没有说一句话。


当时的托尼还有一股子不想放弃的劲头,他咬着嘴巴又叫了霍华德一声,问了他一句,“您不夸夸我吗?”


“一个电路板而已,你想让我夸你什么?”霍华德当时这么回答他,眉毛凌厉的挑着,像是压抑着怒火。


小孩子一下子委屈了起来,他眨了两下眼睛,开始噼里啪啦的掉眼泪,然后一点点的,变成了放声大哭。


“行了行了,别再哭了!”霍华德懊丧的抓起了头发看着托尼左右的踱步子,“该死的,贾维斯?!过来,把他给我抱走!”


然后贾维斯很快的跑了过来一把将托尼抱在了怀里,而那一回,托尼不知道怎么的,无论贾维斯怎么哄,他的哭声都没有停下来。


“哭哭哭,哭有什么用!!”霍华德终于忍不住的吼了出来,“男孩子哭是没本事的行为你懂不懂?!哭能帮上什么忙吗?能解决问题吗?能帮我找到他在哪儿吗?!”


托尼就这样突然止住了哭声,眼泪和啜泣全都在一瞬间收了回去,然后他深深的看了霍华德一眼,就把头别了过去,埋在了贾维斯的颈窝里。


他永远记得那天,他哭的万分凄惨,可是一直到最后,霍华德甚至连走近,都没有再走近他一步。


 


5.托尼也就是那个时候,知道了史蒂夫·罗杰斯的存在。


他是美国队长,是一个超级士兵,一个英雄,是一切正直、善良、坚韧、勇敢等美好的化身,是一个已经离去的人,是一个霍华德一直在找的人,也是一个霍华德一直全心寻找的、以至于几乎没有把一点时间分给托尼的人。


“他是个大英雄吗?”托尼手里捧着一本限量的漫画书,指着书上穿着紧身制服的男人问着贾维斯。


“是的,少爷,他是个了不起的英雄。”贾维斯用他优雅温和的英伦嗓音回答他。


“那他死了吗?”托尼把漫画书翻到了下一页。


“他并没有死,只是失踪了,您的父亲一直在寻找他。”


“那他一定是个坏蛋,明明知道爸爸一直在找他,他都不出来!”小托尼不开心的撅起嘴巴,愤愤的用手指戳着纸张上那个分担了他父爱的人。


“不,少爷,那是因为他陷入了困境,他没有办法出来。”贾维斯微笑着蹲下摸着他的头,“他为了拯救其他人,让自己的飞机,掉进了北冰洋里。”


“···那他会不会很冷,很孤独?”托尼愣了两秒,手指下意识翻了一下漫画,恰巧的,正好翻到了画着飞机残骸的北冰洋。


“我想···他会的。”贾维斯叹气道。


“那里一定很黑···”托尼小声的说着,手指轻轻的落在尾页那个带着面罩的男人的脸上,大大的棕色的眼睛突然涌上水雾,然后有一滴眼泪看看要掉了出来,却被托尼咬着嘴巴,忍了回去。


“···我希望爸爸能快点找到你,虽然我很想让他陪我,”小托尼把书贴在脸庞轻声的、带些哽咽的说着,像是在和谁说悄悄话,“但是我不想你总是一个人待在又冷又黑的地方了···”


 


6.在那之后,托尼总是喜欢收藏各种美国队长的周边,从漫画书到手办,从衣服到地毯床单,再从各种玩具到生活用品,他给自己找了个小仓库,把世界上所有的和美国队长有关的东西,都一点点收藏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在他八岁生日那年,他给自己做了一套红蓝相间的衣服,一个面具,还有一面小的星盾,然后他摆了个姿势,玛利亚给他照了一张照片。


那天,他又问了那个每年生日或者节日,他都会问的问题,“妈妈,爸爸今年回来吗?”


“哦我的甜心,我想你爸爸他可能赶不回来,”玛利亚抱歉的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里流露出心疼,“北边又有了消息,你知道的···”


“噢我知道,美国队长吗···”托尼撇了撇嘴,将面具扯下来摔在了地上,一屁股坐在了旁边,“反正老爸的心里从来都只有美国队长。”


“别这样,宝贝,你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玛利亚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托尼的头发,“你不也希望,他能早点找到队长吗?”


“···是的,没错,爸爸会找到的,”托尼叹了一声,抬起头来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玛利亚,“对吧,妈妈?爸爸肯定会找到他的。”


“会的,一定。”玛利亚朝他笑着,美好而又温暖,让托尼忍不住的,钻到了她的怀里。


那天玛利亚抱着他坐在了钢琴旁,给他弹了一首曲子,没有名字,但是那是无论多少年之后,托尼心里的最动听的曲子。


再晚些的时候,他一个人钻进了房间里,早早的换好了睡衣钻进了被子,然后他从被子里拿出一个美国队长的玩偶,抱到了自己面前。


“生日快乐,”他小声的说着,然后他抿了抿嘴,把玩偶拉倒自己的面前亲了一下,“我知道你会祝我生日快乐的,我的英雄。”


 


7.就这样,美国队长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开始伴随着托尼·斯塔克不同年龄段的人生。


无论是小时候托尼不完整的童年,亦或是十三岁他被霍华德送到寄宿学校之后。


托尼在一点点的改变,他不再和妈妈撒娇,不再总是问爸爸去了哪里,不再那么爱说话,不再期望着每年生日或者节日时的一句简单的祝福,他变得开始愿意胡闹,愿意搞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变得开始熬夜在酒吧疯玩儿,在未成年的时候喝酒,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和各种漂亮的女生上床。


老师找过他,但是托尼总是能用漂亮的成绩打的老师无话可说。玛利亚找过他,但是总是能顾左右而言他的回避问题。甚至连贾维斯都找他委婉的谈过,但是一切都没有意义。


只有霍华德从来没有问过他一句话,托尼想,谁在乎呢?反正无论我怎么样,他都不会在意我。


但是他倒是会经常在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在房间里和美国队长的玩偶对话。


“我猜你一定是个老古板,”托尼戳着玩偶的头咧了咧嘴,“一定是那种不许熬夜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吧啦吧啦吧啦···的老古板,所以我猜你一定会骂我。”


“哼,我才不听呢,”托尼别扭的撅起嘴巴翻了个白眼,“反正你又不会真的过来管我。”


说完之后,托尼停顿了几秒,他长长的睫毛垂了垂,片刻之后又抬了起来,“行吧,要是你今年能回来,我就保证你说什么我都听,过期不候!”




8.可惜托尼·斯塔克总是会忘了自己说过什么。


他说过自己不再在乎父母到底关不关心他,不再在乎他们到底怎么样,但是他还是在霍华德和玛利亚的车祸之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红着眼睛憋着自己,喝了三天三夜的酒,后悔自己的不懂事,后悔自己在最后,到底没能说出一句我爱你。那个时候他没有流一滴眼泪,因为他记得,他记得霍华德在他四岁那年告诉他,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那是男孩子最没本事的行为。


他说过自己不再在乎身边的人会不会离开他,但他还是在贾维斯走了之后,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直到他听见那声熟悉却又陌生的英伦机械音叫了他一声,“Sir。”


他说过如果过了期限他就再也不会听美国队长的话,可多年之后,当他和史蒂夫·罗杰斯终于碰面,他还是会去忍不住的退让,听他在自己耳边一遍遍的唠叨那些他听了几十年的劝告。


他就是喜欢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但他总是能很清楚的记得,那些对他来讲重要的人说过什么。


他记得刚刚认识史蒂夫的时候,男人金色蓝眼面庞英俊的站在他面前,被紧身制服包裹下的身材完美而有张力,比他所有的漫画和手办收藏都好看的太多太多。


然后那个如同清晨朝阳一般美好的人、他生命里特殊又长久的存在,却朝他冰冷而又尖锐的丢出了那句话。


——如果脱了盔甲,你还是什么?


——你永远不会为了其他人牺牲你自己。


后来在他抱着核弹冲向那个虫洞,在他终于意识到他并没有强大到有能力救所有人,在他选择了放弃自己的时候,他又一次想起了史蒂夫的话。


那时男人恰好在他耳边的通讯器里和他说了另一句,但他没有回应。


直到他飞进黑暗又无穷的太空里,直到他再也听不见周围的任何声音,托尼·斯塔克小时候那股别扭的脾气突然又冲了上来,他很想开口说一句,“谁说我不懂牺牲自己”,但是失去了动力的支撑和巨大的压强拼命的撕扯着他的胸口,剧烈而又让人窒息的疼痛侵蚀了他的大脑,让他闭上了眼睛,进行了一场近乎绝望的跌落。




9.再后来,他们好过一段时间,是真的很好那种。


过了初识的冲突和误解,他们同住在了托尼的大厦里,磨合和相处让他们渐渐适应了彼此,也发现了更深一层的、柔软又美好的一部分。


他们变得形影不离,即使争吵也无外乎会更加加深他们的感情,他们总是会单独出去,去散步、去参加展览、去看电影,去吃各种纽约的美食。


史蒂夫会给托尼画很多的画像,然后把画册送给他,他总是会偷偷藏起来几张,藏得时候总是红着耳朵。


而托尼总是会给史蒂夫弄出各式各样的新奇玩意,总是会更多的给史蒂夫升级装备和制服,能让他更舒服更方便,他总是会偷偷进到一个房间里,在被史蒂夫发现的时候急忙把他推开,然后锁上了门,连史蒂夫用最高权限也无法打开。


托尼总是会悄悄地让贾维斯给史蒂夫留着一盏暖黄色的小灯,因为他说过,他不想让史蒂夫再待在黑漆漆的地方。


而史蒂夫总是会悄悄的把托尼的咖啡换成牛奶,在小胡子男人尖叫反抗的时候严厉的盯着他喝下去,因为他觉得,托尼的咖啡喝的太多了,那对他的心脏没有任何好处。


他们就这样相处着,自然而又亲昵,到后来,他们之间已经跨过了那条界限,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睛都开始变得深邃而又热烈,所有人都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变化,只是他们始终没有人先开口。


而终于到了托尼决定作出改变的时候,上帝再一次和他开了个玩笑。


他想,或许这就是他和史蒂夫之间的命运,在他小的时候,他天天期盼着霍华德能找到他,但直到霍华德离开的时候,他也没能见到史蒂夫的影子。而后来史蒂夫就那么回来了,而他也终于和这个伴随着他半生的人走到了一起,但那面经由他父亲又经由他手的漂亮的盾牌,就毫不留情的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他始终记得反应堆碎开的声音有多刺耳和可笑,侵蚀到了他的每一场足以扼断他咽喉的梦魇里,冰冷而又绝望的嘲笑着他的人生。


史蒂夫的眼睛总是会出现在梦境的最后,湛蓝的、美丽的、再无希望的。


他知道,那盾牌向下一砸,就已经砸碎了一切。




10.对于托尼·斯塔克来讲,史蒂夫·罗杰斯就像是他所有的梦。


包括着所有崇拜的、美好的、希望的、幸福的、温暖的、鲜艳的、嫉妒的、后悔的、陪伴的、甜蜜的、痛苦的、冰冷的、悲恸的、以及绝望的一切。


而梦终究是梦,梦里花开成海,梦外花败成灾。


托尼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看着天地交接一线黑暗泛滥肆虐,他终于到了时间,让自己从梦里彻底走出来。


他拿出那个梦留给他的东西,按下了那个他始终没有按过一次的键子。


然后他听见了他的梦熟悉的声音,那让他恍惚了一秒,却还是闭了闭眼睛,做了他最后的道别。


“I need you,Captain。”


 



评论 ( 2 )
热度 ( 373 )
  1. 又酷又可爱白定城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突然爆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