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MY LITTLE CHARM(豆芽盾带车一发完)

@荷包包 的点梗,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那样~
有车,慎,虽然不好吃还很短


1.

清晨5点30分,史蒂夫•罗杰斯从不安的睡梦中惊醒。

床怎么变得这么大?史蒂夫迷迷糊糊的想。被子像被人换过了似的,沉沉地压在他身上。史蒂夫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翻了一下身。身体很诚实地告诉他,大事不妙。

“贾维斯?”

“您醒了,罗杰斯先生?”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贾维斯沉默了一会儿:“您确定?”

史蒂夫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倒吸一口气:“确定。”

“哦,事实上,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您是变小了。”贾维斯努力的斟酌词汇:“而且看上去年轻了不少。这不是坏事,先生,我向你保证……别看镜子……”

然而史蒂夫已经站在了镜子前面。没错,他是变小了。镜子里那个瘦小苍白的人正一脸惊惶地望着他。他变回了七十多年前,尚未注射血清的自己。

贾维斯不安地咳嗽了一声:“我这就去叫先生。”

2.

“变小啦?”托尔惊讶地望着他,“认真的?”

“嗯,从技术上来说,血清并没有在你的身体里失效。”班纳看了看手里的数据:“只是暂时性失活而已。我想大概是前几天的战斗中感染的病毒抑制了血清的作用。”

“我早就说了让你别去闯那个毒气室啦。”托尼把探照灯挪开,“起来吧,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和班纳,再加上斯特兰奇,研究出解药是分分钟的事。”

史蒂夫皱着眉头,他依然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感到不适应。“但是……”

“但是就是,”托尼坐到他旁边,“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了。一来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血清失效,二来,”他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他一眼,“这……与你以往的形象不符。”

克林特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克林特看你笑什么?”

“没什么,队长。”克林特强忍着笑意,“真没什么。”

“我想大家都知道。”班纳说,“就算没有了血清,队长还是那个队长。”

“那是当然。”托尔和克林特同时说。

“上帝,要是我领队的时候你们也有这份觉悟该有多好。”托尼感慨,“现在开始做准备工作吧,班纳博士?医生一会儿就要来了。”

“好的。”

“你确定你没事吗?队长。”

“我没有事。”史蒂夫说,“别太小看我。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够适应的。”

3.

这个脸怕是打得也太快了一点,史蒂夫闷闷不乐的想。

“队长?”娜塔莎奇怪的看着他,“你还好吗?”

史蒂夫不动声色地揉了揉手腕:“谢谢,我很好。”

“换一个沙袋吧。”娜塔莎帮他把他的训练沙袋摘下来,“给,用托尼的。”

“……”

“我知道你的衣服对你来说肯定不合适。”克林特假装很伤脑筋实则幸灾乐祸的看着史蒂夫,“但我没想到我的衣服你穿上也显大。”

他重新钻进衣柜里翻找了一阵:“给,托尼的t恤,大概刚刚好。”

“……”

“你怎么不吃啊?”托尔盯着他的餐盘两眼放光。“胃口这么不好啦,老天,托尼都吃的比你多。”

“托尼本来就吃的多。”克林特咕哝了一句。托尼放下杯子,向史蒂夫投来了探询的目光。

史蒂夫摇摇头。

托尔趁机叉走一大块肉:“浪费食物多不好。”



“队长。”斯特兰奇直起身来和刚走进实验室的史蒂夫打招呼,一边假装不经意的打量了他一眼。

“解药很快就会研究出来,我们正处在……嗯,攻坚阶段。”班纳说。

史蒂夫笑了笑:“托尼在哪儿?”他问。

两只手同时指向实验台,托尼正俯在那上面工作。

“小心点,贾维斯。”托尼说。“硝化物现在极其不稳定,很容易就会……啊!”

实验台上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托尼上头的铁柜被狠狠的震了一下,立刻向他倾倒下来。

“小心!”史蒂夫大喊。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没有血清这回事儿,朝着托尼冲了过去,把他朝下护在怀里。

“唔!”烧红了的铁架砸在他的背上,史蒂夫闷哼了一声,却依旧没有动。

他听见托尼大喊“盔甲!”,紧接着,背上的力道减轻了,史蒂夫酿跄了一下。

斯特兰奇停止念咒语,火势渐渐平息了下来。史蒂夫想松开托尼,微微一动,背后便一阵剧痛。

“你烧伤了。”托尼从他怀里坐起来,“老天,还好不严重。”他开玩笑似的,拍拍他的脸:“这种爆炸实验室里常有的,你干嘛那么紧张啊?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及时,你现在的背就该熟透了。”

史蒂夫抿了抿嘴,没有说话。“等等,只需要最简单的一个治疗咒语……”斯特兰奇跑过来,“队长?你怎么走了?”

“真尴尬。”班纳看着还坐在地上的托尼说。

4.

史蒂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

他的盾牌依旧安安静静地立在床头,史蒂夫摸了摸它,接着打开床头的柜子,最底层放着一些照片,他把它们都拿出来一张一张的浏览着。

她试着回想起一些过去的日子,然而事实上他从没忘掉他以前的模样。“我从我的过去里获得力量。”他经常这么对托尼说。

可是当过去真的卷土重来时,他还会有这么自信吗?

你也许是很了不起,但你最好别认为你自己是个英雄。

一个英雄?就像你那样?你只是个试验品,罗杰斯。你所得到的一切都只是来源一个小小的瓶——

“够了。”一个声音在窗外说。史蒂夫回过头,托尼穿着盔甲从窗户飞进来。

“我知道你在胡思乱想。”托尼说道。

史蒂夫不置可否:“我刚刚在看照片。”

“嗯哼,你可骗不了我。”托尼挨着他坐下,另一只手撩开他的t恤。

“嘿!”

“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

“我很好。”

“我可不这么认为。”托尼拿出一瓶药,拍了拍被子:“上来吧,趴着别动。我知道你想和我谈谈。”

“我在想我们第一次吵架的时候。”史蒂夫的头被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你说我除了血清一无所有。”

托尼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你要翻这笔旧帐。首先声明,那天明明就是你看上去要更欠揍一点——”

“不,我是说,我想你可能是对的。”

替他涂药的手停了下来。

“我以为美国队长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托尼轻轻的说。

史蒂夫笑了笑:“我不是完人,托尼。这次的情况很特殊。我想……我应该尊重现实。”

身后的人没有答话。史蒂夫有些不安起来,转过身去:“托尼?”

托尼挠挠头:“我刚刚在想到底是应该安慰你还是打你一拳叫你清醒一点。不过就后者而言现在你可能会有些受不住……好吧,”他坐直了身子,正视史蒂夫的眼睛。“你知道我是个自负的混蛋,那天的话的确有些过。讲真,要是我老爸在场,看到我对你这么大不敬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我本以为那是无心直言,应该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拜托,你可是美国队长啊,你应该不会在意也不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它对你来说无足轻重……”

“我在意,”史蒂夫说,紧紧的盯着托尼:“我非常在意。”

“我很抱歉,真的。你不应该记住我那些混账话。”托尼深吸了一口气:“再讲下去就要丢人了,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我也无所谓。听着,我从小就很崇拜你,谁没有啊。我从小就喜欢收集你的画片,扮成你的样子,还有一堆按照你的形象做的玩偶。四五岁的时候我房间就像美国队长展览会似的。我就像个小傻子,那么痴迷你的那些传奇故事。”

“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人们会那么欢迎你?为什么小时候的我会这么喜欢你?你认为你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的话这一切就不算数了吗?”托尼顿了一下,“你知道的,史蒂夫,你一直都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别人给予你的,有些东西他们永远也夺不走。这些东西使你变成了你自己……史蒂夫就是美国队长,他真正的超能力来自于他的精神。”

他的手指按在史蒂夫的鼻梁上,扬起了一个温暖的微笑:“或者,还有一样东西他们他们也夺不走……你的眼睛。只有美国队长才会有这么一双迷人的眼睛。”

“你的眼睛要更美。”史蒂夫望着他说。他捉住那只手,轻吻他的指节,一路向上吻过手背和肘弯,知道他与他无限贴近。

史蒂夫吻住他。


破车一辆

——
“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托尼睡在他旁边迷迷糊糊的说,“你依旧辣的不行。”

史蒂夫挨近了一点,亲了亲他还有些湿润的眼睛:“谢谢你。”

“托尼!”斯特兰奇突然出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解药终于有进展了——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在干啥呢啊啊啊啊啊!!!!”

史蒂夫忍不住笑出声。

托尼耸耸肩:“谁叫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闯进来。”

“我怎么会想到有人光天化日之下会这么……等等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态度?我感觉我被无视了!”至尊法师简直有些受不了,“我以为史蒂夫变小了你们多多少少会消停一点!”

“事实上,”托尼和史蒂夫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微笑起来:“我觉得恰恰相反。”

5.

一个月后。

史蒂夫走到楼下来吃早饭,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怎么了?”史蒂夫问,“很奇怪吗?”

血清又重新发挥了作用,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没有,”托尔叹了口气,“我刚刚才习惯你弱不经风的形象……”

“那,我把你培养成芭蕾舞演员的梦想也正式破产咯,”娜塔莎戳了戳盘子里的青菜:“真是可惜。”

克林特哭丧着脸:“训练也不能偷懒了……”

“你们就没一个人为我感到高兴的吗?”史蒂夫干巴巴的说,转头寻求支持:“托尼?”

令他意外的是托尼也一脸不高兴。“你到底有什么好不爽的?”

“悲哀,”托尼有气无力的说,“怪不得今天早上我的腰会那么酸……”

所有人都放下刀叉,朝天翻了个白眼。

总而言之,能变回来还是挺好的,史蒂夫满足的想。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挺好的。

【end】

写这个的时候感触还是挺多……在强大的人也会有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需要朋友(爱人)。他们总是能够及时的把你扳回正軌。

最近杂事很多,很伤神QAQ手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动就痛

希望这段时间快快过去

感谢每个看到这儿的天使,啾啾~

评论(9)
热度(95)

© 白定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