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定城

主盾铁&all铁

【杜铁】爱情与其他魔鬼(一发完)

鼓起勇气来产杜铁,不好吃别见怪啊啊啊

“在那间阴暗破败的牢房里,他们疯狂的相爱了。”(马尔克斯《爱情与其他魔鬼》)

恶魔×医生AU,HE

1.

他们跟他说,你愿意去哪儿都好,只是不要去修道院的北塔楼。

“为什么?”

“因为那里住着魔鬼。”

年轻的男人笑了。“我是个医生。”他说,“我从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魔鬼。”

看到村民的脸色后他便住了口。他叫托尼斯塔克,刚从医院毕业就被发派来了这个小小的村庄。而最有趣的是,他的第一个病人,正是他们口中的那个“魔鬼”。

“还真远。”托尼气喘吁吁地爬上塔楼的石梯。这个建筑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粗糙的墙面上石灰剥落,木窗也早被虫蛀的乱七八糟。“喂,请问我们还要爬多久?”他大声问。

修女们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们试过许多种办法,可是没法赶跑它。”院长嬷嬷说,“所以我们请你来看一看。”她的声音云淡风轻,“或许给他放个血什么的。你自己来决定吧,医生。”

走到顶楼,一扇木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就在门后。”她们把钥匙递给他,步履匆匆地走下楼梯。托尼看了看钥匙,耸耸肩,把门打开。

里头光线很暗,一样破败不堪。在铁床边上,一个男人正盘腿坐着。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慢慢的转过身来。

什么啊,托尼想。魔鬼居然也能长得这么好看。

男人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好。”他轻声说,朝托尼优雅地欠欠身子。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叫我托尼。”托尼说着走近他,“他们跟我说你的身体里住着恶魔。”

“哦,我想恐怕是的。”男人说,“不然我怎么会被关在这儿呢?托尼,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很高兴你能来这里。”

“当然,我是来治疗你的。”托尼说。

“净化我吗?”

“帮你治疗肩膀上的鞭伤。”

男人偏过头去,看了一眼他的肩膀。“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净化我。”他说。“你知道吗?我跟我身体里的恶魔定了契约,只要我能品尝到某个人的血,他就可以放走我,寄生在那个人的身上。”

他微微笑了一下:“所以你打算牺牲自己来拯救我吗?医生。”

“好啊。”托尼坦然地伸出自己的手指,“来啊。”

男人愣了愣继而握住托尼的手,嘴唇凑上去,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指尖。

“我知道了。”他说,脸上的笑容消失,“你和他们不同,你不相信这些。”

“我明天再来看你。”托尼走到门边,扶住门框说。“看的出来你的精神和智力都很正常,所以请你不要再装神弄鬼了。如果你配合,我可能会说服他们放你出去。”

就在他快要掩上门的时候男人突然开口:“维克多。”

“什么?”

“我的名字叫维克多。”男人轻轻地说。

托尼停顿了一下:“我知道了。”他说,“很高兴认识你。”

2.

治疗的过程一开始很不顺利,因为病人总是不肯配合。

“你到底什么毛病?”托尼火了,“脱掉衣服给我看看你的肩伤!”

“叫我脱掉衣服?真的?”维克多挑眉,“坐在我的床上这么说?”

“别废话!”他从不知道魔鬼会这么口无遮拦。托尼让维克多背对着他坐在床上,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满目的伤痕把他吓了一跳:“你是怎么忍过来的?”

“习惯了。”维克多说,“有的时候,伤疤反而能使他们更加恐惧。”

他低下头,“他们都很害怕我。”

“看的出来。”托尼拿出药,让他坐着别动。他的抚上他的背,把纱布一圈一圈轻柔的裹住他的身体。

“谢谢。”维克多说,朝他转过身来。托尼感觉到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不由得一阵惊慌。

“别躲。”维克多说,倾身向前咬住他的脖子,托尼闭上眼睛,准备好迎接疼痛。可是维克多此时便轻轻笑出了声。

“无神论者。”他带着嘲弄的神情放开了他。托尼给了他一个凶狠的目光,一边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仍在发烫。

他每天固定来一回,和他一起呆上三个小时,治疗的事情是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所幸修女们很少上塔楼,所以从来没有发现过异常。和你有时会带来一些水果和点心,甚至是一些糖果。“啊,我喜欢这个。”维克多说,挑出一片糖玫瑰,把它塞进托尼的嘴里。

托尼觉得维克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矛盾体,他时而一本正经,时而嬉笑怒骂,他的嘴角时常挂着讥讽的微笑,脸上却永远是一副坦荡的神气。他身处破败的塔楼,却能够把自己打理的像个贵族。而最令人琢磨不透的是他对他的态度。

他不知道他是何时被关在这儿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他们之间一直有一种很神秘的距离感。尽管维克多对她非常好,看上去似乎也很依赖他,可托尼依旧很焦躁。他的身边第一次出现了一个领域,一个凭他现有的学识,甚至是他毕生所学也无法触及的领域。

“唔,这里是欧洲,然后这里是南美……”托尼说。他拿着放大镜,地理书摊开放在腿间。

“哦哦。”维克多搂着他的腰,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这儿是我的家乡呢。”他说手指指着地图册上的某个地方。

“拉托维尼亚?”托尼敏锐地回头,“这么远?那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维克多把手指竖到他唇边:“秘密。”他扬起了一个微笑:“我曾经在那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不过也我已经离开那儿很久了。”

“噢。”托尼说,“对不起。那你有想过回去吗?”

“回家?想,非常想。”维克多说。“我在那儿有许多同胞,有许多亲人。我当然想回去。不过……他们很可能已经忘记我了。”

“他们不会的。”托尼说。“千万别这么想。”

维克多把他搂紧了,没有说话。“嘿,你猜怎么着?”他换了一种活泼的口吻,“我在那儿还有个城堡呢。有一片森林,有护城河……”

“真的?”托尼兴奋起来,“等你回去了,记得寄给我明信片啊。”

“我到时候要带你一起去。”维克多笑着说,“你可以亲眼看看他们。”

“听上去不错。”托尼说着,看了下钟。“时间到了,我要回去了。”

“就不能再留一会儿吗?”维克多失望的说。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啊,”和你笑着拍了拍他的脸,“我会把书留给你,你可以看看,消磨一下时间。哦,对了,明天我会带给你一个礼物。”

“礼物?”维克多的眼睛一亮,“是什么?”

“到了明天你就会知道啦。”

3.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一副风景画。”托尼说,喝了一口咖啡。旁边的村民们凑上来:“这上面画的是哪儿?”

“拉托维尼亚。”

“什么地方?”“不知道啊……”“啧……”

趁着他们讨论的时候托你向窗外望去,今天外面的街道似乎格外嘈杂,一些人在大喊大叫。“发生什么了?”

“哦,还不是关于那个魔鬼的事。”因为村民漫不经心的说,没有注意到托尼突然变得惨白的脸色。“院长嬷嬷请来了镇上的民兵队,要在今天处决他。”

“请让一让。”托尼推开他们,那幅风景画掉在地上。他像发疯一般地冲向北塔楼,在那下头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都让开!”

修女们仍然用淡漠的眼神望着他。“有什么事吗?斯塔克先生。”

“请让我上去。”托尼气喘吁吁的说,“我把医药箱忘在上头了。”

院长嬷嬷看了他一会儿,让开了身子。托尼冲上楼去,听见她对民兵队说:“这个地方现在是魔鬼的境地。把他和他一起处决吧。”

托尼顾不上那么多,径直冲上顶楼,推开木门。“维克多。”他说,“他们要杀了你,维克多。”

“托尼?”维克多放下书,“你怎么上来了?”

“你傻了吗?”托尼大喊,“他们要杀了你!你到底还想不想回家去见你的同胞?”

“托尼,”维克多走到他面前,把他抱在怀里。“别紧张,托尼。”他在他的耳边笑着说。“老天,你真的这么在乎我。”

“废话,我是你的医生。”托尼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我会帮你逃出去的,听着,我来拖住民兵们。你……”

“嘘。”维克多说,“我爱你,托尼。”

“——什么?”

他吻住他:“闭上眼睛。”

他辗转的亲吻着他的双唇。托尼被他吻的意乱情迷,唇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伴随着血腥味和维克多的低吟。

寒冷侵入了他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托尼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他正站在一片荒草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这意味着现在我们可以走了。”维克多说,牵起他的手。“我简直迫不及待的想带你去看看我的城堡,那些画廊,钟楼……”

“等等,这不对……”托尼和他一起向前走去,“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真是被魔鬼附了身……”

“说什么呢,亲爱的。”维克多漫不经心的说,趁他不注意时打了个响指。远处的塔楼突然燃起熊熊大火,“你不是从不相信这些鬼话吗?我才没有被魔鬼附过身——”

滚烫的砖瓦纷纷落下,人们惊慌逃窜:“——我就是魔鬼。”

【完】

啊……因为时间关系,这篇文写得很糙啊……我争取下一篇要写的长一些,嗯,不过那就会要很久m(._.)m

超级喜欢杜铁,一直想产粮,可是杜铁想写好的话技术难度特别大,可能是因为两个人的个性都非常复杂吧(≧ω≦)所以杜铁的太太才特别棒对不对!(。

还有很多想写的没有写出来,不满足

——————



后后

打字的时候还在想我会不会把标题打错啊哈哈哈哈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结果

(⊙x⊙;)

各位  被我辣眼的小伙伴 郑重道歉

我觉得我应该回幼儿园学习一段时间,再过来给大家产粮(含泪)

评论(44)

热度(247)